主頁 | 要聞 | 華州點滴 | 僑社新聞 | 財經 | 美國新聞 | 臺灣新聞 | 香港新聞 | 中國新聞 | 綜合新聞 | 華州郵報
醫藥 | 女性新知 | 資訊科技 | 運動新聞 | 文艺副刊 | 生活時尚 | 綜合娛樂 | 工商消息 | 西雅圖新聞報系簡介與聯繫方式
第一批步入30+的80后都市女性情感报告
(接上期)

  -女强人党-

  珍妮花和麦克斯是大学同学。
  她俩很少见面,但走得最近:因为她们都把生活和家庭奉献给了事业,只能对彼此倾吐自己对家庭的愧疚。
  珍妮花周一到周五在北京的侨福芳草地办公,周五四点坐上专车赶去火车站,直奔老家,和儿子共同度过美好的两天,用一堆礼物零食拉拢娃心后,再在周日晚上匆匆扒完晚饭离开父母家,奔上回北京的车。
  灯火通明的车厢里,乘客们谈笑风生,她膝盖上隔着笔记本电脑,桌面是儿子灿烂的笑容,她却在紧锣密鼓地敲打PPT。
  麦克斯倒是不用奔波,她始终和女儿同住一起,但和女儿相处的时间一样少。
  有时候她勉力在早上争分夺秒地给女儿梳辫子,擦脸,穿小外套送去双语幼儿园,算是挤出宝贵的母女时光,但更多时间,送幼儿园这件事也得由保姆代劳,因为她需要穿越拥堵从城南赶赴城北的一个晨会。
  两年前麦克斯肚子里孕育过另一个小生命,但三个月的时候胎儿自行停止发育,引产后三天她就回到了办公桌,风风火火地指挥一场新的campaign。
  母亲不停地叨唠她:“你真是疯了!为工作不要命了。”还放出狠话:“你要死了,挣这些钱给谁花?”
  但好在先生理解她的艰难。
  毕竟同在一个大集团下,虽然分处不同的BU,但他非常明白这个丛林里的法则,明白她为什么必须全力以赴,明白她为什么不得不用钱去摆平亲情和友情,也明白那种身不由己的轮转命运。
  从世俗眼光来看,麦克斯和珍妮花一直处于天之骄女的地位。
  更难能可贵的是,她们居然能在毕业后的十几年里,步步为营地结婚生子,还勉力保持住精英女的职场地位。
  或许在大众眼里,自媒体鸡汤号的笔下,她们已经是“拥有一切”的女人了——life work balance的高手。
  可在麦克斯和珍妮花自己心里,她们得到了很多,但对于内心深处真正想拥有的,似乎又不曾真正拥有。
  “哪儿有什么balance? 一切都是deal。”珍妮花对麦克斯说,也说给自己听。
  麦克斯和珍妮花这种高职高知的精英女性,即便在一线城市,数量也并非庞大。毕竟大部分职业女性已经在升迁途中,纷纷折戟沉沙。
  但这样的女强人,又并不少见,似乎每人身边都有那么一两位。
  她们杀伐决断运筹帷幄,似乎无比自信强大;
  她们早出晚归,寝食不安,又无比自责脆弱。
  对于女性经理人而言,即便再位高权重,本质上她们依然是打工者。
  她们面临的不仅仅是职业沙场上的厮杀和挑战,也要同时面对来自家庭的质疑和挑战。
  或许她们因为经济收入拥有家庭里拥有稳固的话语权——但那些往往更针对老人和保姆——她们依然不得不忧心于失去对孩子最亲密的洞察:
  ——他为什么不高兴了?
  ——上周二她在班里受了什么委屈?
  ——最近她为什么突然脾气暴躁了?
  正如珍妮花所言: 一切都是交易。
  或许时间会抹平成长的烦恼,事业会给他们一个优渥回报。
  但在夜深人静,面对孩子的无辜睡颜和卸妆后最真实的自己时,在一遍遍自我心灵的拷问中,她们会坚定那个其实心底里早就知道的答案:
  没有平衡这件事,而如今的deal,已经是一种难能可贵的幸福。

  -单身贵族党-

  我和她算不上太熟,只知道无论在哪个平台,她的ID里都有deep blue两个词。那是初恋男友最爱用的ID。
  如果说这是因为心里还有前任的影子,那未免太矫情了。 因为她上一次恋爱已经7年前的事儿,如今她在北京,而他身在济南,她甚至懒得知道他的近况——毕竟他们已经滑上了截然不同的轨道。
  Deep Blue的业余生活很丰富,也不拒绝身边好心人介绍的“还不错的男孩”。
  无论对方是单纯好意,还是单纯的“八婆”,她都习惯笑眯眯地应着:“好呀,谢谢你还想着我,可以处处看。”
  不合适的,见过一次就婉转拒掉,不留转圜余地;
  她觉得可以发展、对方却主动断了音信的,她也习惯了不再傻傻等待。
  或许这么做,是因为多年磨练出的一种单身生活最佳策略:
  不疾不徐,留有余地,不留父母及他人以口实。
  身处深圳的Vivian喜欢这座城市有很多理由,包括这里的收入、楼宇和湾区。但她更喜欢这里有种自由的氛围——因为大家都不是纯正的“深圳人”,所以她这样的外来户也可以说自己是深圳人。
  自由还表现在思想和态度上。
  大家也会好奇Vivian这样一个漂亮干练女性的婚姻状态,但得知她single and available之后,又并不特别过度关心她什么时候才能结婚生子。
  毕竟在这座城市里,每个人都有太多自己的事情要操心:挣钱、升值、加薪、买房、跨境旅游,甚至知识付费的沙龙也参加不过来。
  Vivian 时常婉拒朋友们拐弯抹角的介绍,她当然明白大家的好意,毕竟朋友纵容下,她已经过了两次30岁生日。不过单看镜子里的她,也很容易低估精致妆容下这张脸的年龄:30?28?或者25?
  毕竟这里是深圳——年轻可以很世故,成熟也可以很天真。
  Vivian拒绝朋友的理由是,他们介绍的人往往还没有自己结交的人“有意思”。
  更加真实的原因,按她自己的话说,其实是:“虽然我没有男朋友,但并不缺男人。”
  后半句话很值得耐心咂摸:
  这里面包括那些不成器的追求者、显暗恋却踟蹰不前的小鲜肉、以及什么都不可能真正发生的暧昧已婚男——虽然没有一个真正合适的伴侣,但vivian的确并不寂寞。
  “危机感也是分地方的。我觉得一线压力确实小些,回老家肯定就郁闷死了!大城市谁管得着谁?自己的事儿都操心不过来呢!”
  Vivian刚工作时努力攒钱买了一辆十万块的小车,最近还在一个新兴的商圈买了一个小两居,十五年分期,一个设计师朋友帮她装修的像小型艺术空间,客房还有一个可留宿可做茶室的小隔间。
  刚装修完,一个老同学带娃做客,参观完家里后脱口而出:“哇塞!你这种小日子还要男人做什么!? ”
  尽管媒体、电视剧和广告商们,不遗余力地刻画“剩女们”在都市中仓惶落寞的身影,以期用简单的标签,博取社会的眼球。但很遗憾,大都市们的单身女性并不安剧本发展,往往活的好得很。


  与Vivian类似的单身30+女性群体就像热带鱼,游刃有余地栖身于色彩斑斓的都市珊瑚礁。
  她们的生活并不单调,由于大城市信息的流通,和多年大城市里的摸爬滚打,她们往往双商爆表,并精于为未来的自己理性规划。
  ——她们往往有一份价格不菲的香港保险;
  ——无论是否已经付诸实践,她们思考并调研过赴美冻卵的方案和可行性;
  ——手中至少握有一份房产,即便不在所居城市,也在一个未来有潜力的地方;
  ——关注健康、定期体检、听说过基因检测癌症技术、拥有健身私教服务,并积极参与跑步群;
  ——关爱自己,愿意投资自己,投资范围从两万的包到一次300的课
  或许她们彼此间最大的区别,不在于她们自己本身,而在于她们与父母的关係。
  其中一部分已经成功地转型为父母的引导者和守护者,为他们购买体检套餐,每年一次带出国旅行,海淘高价保健品;
  而另一部分依旧隔着电话和老一套的父母吵吵闹闹,摔了手机闷头哭半天,然后宣布春节不回家,要跟朋友一起飞纽约玩。
  不过,近两年当人们发现离婚率骤升后,社会舆论风向变了,还单着的女性父母思想也松动了:原来婚姻不是一劳永逸,勉强将就还不如幸福单着。

  -坚定丁克党-

  Dinbo夫妇是旁人眼中的“神仙眷侣”。
  眷侣之外,他们其实更像一对神仙。因为他们决定不要孩子,甚至连宠物也不养,过着心过无挂碍的生活。
  Dinbo夫妇都在同一家银行工作,从毕业起,二人就共同进入了这家银行的不同部门,如今都已是中层。即便在业绩压力逐年增加的时候,他们仍然会想尽办法凑出7天的年假来,再连上长假。假装听不懂领导审批时的话中话,选一个风景秀美的地方去玩。
  朋友们总羡慕地听他们眉飞色舞地描述完所到之处后,感叹:“ 真好。。。”
  “那我把攻略发你,假期带孩子去?”
  “ 不行,我家报了钢琴课,最好不要断。”
  每当这样的对话重复一次旧有的套路,Dinbo就觉得她做出了明智的选择。
  至于未来的养老,她并未那么焦虑:“ 国家有养老保险,单位有对应的福利,我自己买了相应的保险,没有孩子光靠旅游花不了那么多钱的。老了我们就去南方或者老家养老,再老就住高端养老院——现在也一直在看这方面的投资机会。”
  80后群体当中,第一次出现了丁克家庭的小高峰。基于这样那样的理由,很多年轻夫妇理性选择了不要后代。
  这些理由包括却并不仅限于:
  ——身体不够健康,不愿连累孩子;
  ——内心的自由主义,不希望被牵绊
  ——自认为是自私的人,自认为无法承担对孩子责任和义务,因此也不愿意不负责任地将生命带来世上;
  ——自己有过创伤的童年,担心自己的孩子也会像小时候的自己不愉快。。。
  尽管大城市中的丁克家庭越来越多,但许多结婚生子仍被认为是已婚夫妇应尽的义务和需要传承的传统。
  年轻的“丁克”们仍在承受着各种劝导和不解,并常常被认为“不要娃”是“不成熟”的表现。
  恰恰相反的是,大部分80丁克夫妇不但有着成熟的心智,而且心理强大——毕竟反主流逆行更需要勇气。“丁克”往往是他们理性思考的结果,而非一时兴起。
  当然他们会在未来承受更多的考验,因为根据数据,许多丁克夫妇会再四十岁的关隘上反悔并重新投身于生育大计。
  离这个“ 门槛之年”,走在最前方的80后丁克夫妇还有几年可以乐享人生的时间。

  -单身妈妈党-

  “我觉得还好,”乔安娜说,“安安班里至少有五个孩子是单亲家庭吧,其中四个都是跟着妈妈,一个跟着爸爸,其实是跟着爷爷奶奶啦。 ”
  乔安娜我前同事的大学同学安安是乔安娜的儿子,今年小学一年级。
  ,学生时代的乔安娜争强好胜,毕业后似乎也难以收敛,于是第一个结婚,第一个怀孕,第一个生下孩子,第一个离婚,大家都觉得她还有望成为同学群里第一个二婚的。
  抛开“离异”这个表面化的社会标签,乔安娜的生活其实平静而充实:
  是本地人,孩子有本地户口,加上父母手里的、全家有三套房,经济并无压力;
  单位离家近,业绩稳定,升到经理职位,也并无继续升迁的野心;
  乔安娜每天五点半下班。下班后先在写字楼里做一个小时的gym,洗澡后回家,直接吃母亲现成的饭,然后和孩子玩一会,辅导他做完作业,再由姥姥监督洗漱刷牙上床,乔安娜负责讲睡前故事。
  接下来就是宁静的自我时光了:可以看书,群聊,刷韩剧或者淘宝,也偶尔和别人介绍的某位男士不痛不痒地互道晚安。
  “我没什么太大压力,也没什么焦虑…”乔安娜说,“也可能因为本来就没什么希望吧,只有安安健健康康的就好。”
  至于前夫,乔安娜说,“他对安安一直很好,只要这点还在,我对他就没太大意见。”
  相对乔安娜,没有户口的石榴焦虑很多。
  提到前任,她的怨气并未彻底消除:“你能想象吗?他这么磨磨唧唧的人居然创业了!!莲莲的生活费拖了三个月才给!”
  尽管离婚前的日子没有那么富裕,还压着房贷,但一拍两散自己带女儿后,石榴更切身感到肩上担子的沉重:
  ——她有一套协商后留给自己的婚内财产 房,和剩下十年的房贷;
  ——她有一个不愿落后于人的女儿,和日渐庞大的课外辅导班费用支出
  ——她有一个稳定的工作,和越来越需要钱的未来教育计划
  …而五千元的赡养费,在偌大的繁华都市里,显得如此杯水车薪。
  石榴开始提心吊胆创业的前夫“可千万别把生活费都赔光了”。也不得不开始思考“怎样靠自己可以再赚多些钱”。
  按她自己的话——路过地铁里摆摊的妇女,都会下意识地想想自己能不能干。”
  当然坐惯了办公室的石榴不可能真的去摆摊儿,但她真的仔细研究了市面上传说的诸多“外快”来路,从微商到淘宝,从直播到P2P。大多数真正研究进去,才发现挣钱只是江湖传说。
  石榴最近找到的一份兼职是做微店运营,运营给的钱很少,还需要挂在VIP客户群里,但并不难学,反正石榴本来就手机不离手。
  “也算机缘巧合,说不定是人生的转折点”。
  除了挣钱之外,这份兼职的工作还给石榴带来稳定工作之外的一股潮流感,让她见识了不一样的世界,不再把时光投进自己东想西想中,或许这才是最大的价值所在吧。
  “再婚?得了吧!吃过一次亏还不够吗?”其实石榴想表达的是,如今的她已经没有心气和多余的精力来应付忽左忽右的爱情了。

  尾声

  鲁道夫*德雷克斯在《婚姻:挑战》一书的开始有这样一段话:
  总体而言,我们对待爱与性的态度,反映了我们的总体人生观。
  我们每个人的命运都是由一次又一次大大小小的选择叠加而成。
  而选择从来不是偶然的,它往往反映了一个人内心深层次的需求,指引向一个又一个看似随机的选择。
  对于最早的一批八零后,被称为“娇气的独生子女”的评论言犹在耳,不惑却已遥遥在望。
  这些80后85前的女性出生成长在传统保守的家庭里,接受着最正统的教育,在科技信息大爆炸的时代,又在飞速旋转的世界里,不断受到来自四面八方截然不同的观点和价值主张的冲击。




  独处的时候,她们常常觉得自己的灵魂和精神独一无二;但在大部分外人眼中,她们平淡无奇,不过是这个时代下最常见普通面目模糊的一群人。

  在一个越来越复杂的世界里,爱情与婚姻无非生活中众多问题中的一个,对待它们的态度,其实与我们对待生活的总体态度总是一致。

  幸运的是,社会正向更宽容开放的方向前行,人们再也无法用同一把单一的尺子来衡量所有的人。

  无论处于怎样的生活状态,都有属于自己的问题;

  生活没有一劳永逸的方法解决所有问题,越来越成熟的她们只能带着问题去生活。

  再次引用德雷克斯的写于1946年的一段话作为结尾,放在70年后的今天依旧适用:

  只要当我们朝着正确的方向,即朝着勇气与社会兴趣的方向迈进,朝着合作、贡献和解决问题的方向迈进,我们的选择就是正确的。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新浪女性(微博)
Copyright © 2002-2013 Chinese Seattle New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