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要聞 | 華州點滴 | 僑社新聞 | 財經 | 美國新聞 | 臺灣新聞 | 香港新聞 | 中國新聞 | 綜合新聞 | 華州郵報
醫藥 | 女性新知 | 資訊科技 | 運動新聞 | 文艺副刊 | 生活時尚 | 綜合娛樂 | 工商消息 | 西雅圖新聞報系簡介與聯繫方式
失业率创16年来最低 但美国经济复苏还远说不上强劲
  美国劳工部8月4日公佈的数据显示,7月美国新增就业人口增长超预期,失业率小幅降至4.3%,为16年来最低。而根据7月28日美国商务部公佈的统计数据,今年第二季度美国经济增长2.6%。不过,上半年1.9%的增速仍低于去年同期的2.2%。分析认为,整体而言,美国经济延续了温和复苏态势。由于通胀持续走低、财政政策仍不确定,以及自身经济结构失衡等因素制约,美国经济实现强劲复苏并非易事。

  个人消费和企业投资是当前主要推动力

  《华尔街日报》7月对经济学家的一项调查显示,认为经济会出现衰退的概率仅为15%,与一年前相比下降了22%,该报道认为,“美国经济比想象中要稍微好些”。近期美国经济的主要数据也支持了这样的判断。
  根据美国商务部公佈的二季度数据,个人消费开支增速高达2.8%,远高于一季度1.9%的增速,消费仍是拉动美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引擎,反映民众对未来经济发展的信心。同时,二季度企业设备投资增速达8.2%,创下2015年三季度以来最快增速,有助于进一步刺激经济增长。个人消费和企业投资是当季经济增长的最大推动力。今年能源行业投资尤其强劲,矿业勘探和油井的投资比去年同期增长了一倍以上,美国大型能源公司最新财报都有不俗的表现,埃克森美孚的净利润比上一年几乎翻了一番,而雪佛龙第二季度利润达到14.5亿美元。此外,美国7月失业率为4.3%,为16年来最低水平;股票市场表现良好,华尔街股票市场屡创新高;在全球经济好转的背景下,美国的出口增速超过了进口。
  密歇根大学发佈的消费者信心指数是反映美国消费者情绪的一项指标。该指数显示,7月美国消费者对当前经济形势的信心指数跃升至113.4,为2005年7月以来的最高水平。密歇根大学消费者调查研究中心首席经济学家理查德�科廷表示,信心指数高涨得益于消费者财务状况好转,但他也表示,民众对未来经济前景的乐观程度在下降。
  自2009年以来,美国经济持续保持正增长,但增长率始终在2%上下徘徊,处在金融危机后缓慢爬升态势。经济学家认为,当前,美国经济继续保持稳健、温和的复苏,但远说不上强劲。并且对比近两年的数据,美国经济呈现出放缓,在2015年达到2.9%的后危机时代最高增速后,2016年大幅放缓至1.6%。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在6月底发佈的报告中也预计,到2018年美国经济增速将略高于2%,而此后直至2027年美国经济平均增速都将略低于2%。美国宏观经济学家、智库DS Economics创始人戴安�斯旺克认为,这些数据重复了一个熟悉的模式,即“先是冬天数据比较弱,随后春夏的数据更强。经济向上爬升显现疲态。”

  经济增长仍然受多重结构性因素制约

  分析认为,在美国已接近实现充分就业的当下,2%左右的经济增速是美国经济的正常表现。但川普在赢得总统选举后多次表示,将把美国经济增长率从2%提高到3%。然而,今年上半年1.9%的经济增速意味着,今年美国经济不太可能实现3%的增长目标。从中长期来看,美国经济增长仍然受多重结构性因素制约。
  美国经济增速反弹,但通胀率却持续走低。衡量通货膨胀水平的个人消费开支价格指数二季度增幅仅为0.3%,扣除价格波动较大的食品和能源后增幅也仅为0.9%,低于一季度的1.8%。这意味着美国通胀发展趋势正在远离美联储设定的2%目标值。美联储主席耶伦对通胀放缓会造成美元走软表示了担忧。日前,美联储理事莱尔�布雷纳德、费城联储主席帕特里克�哈克、明尼阿波利斯联储主席尼尔�卡什卡利等人都相继表示了对在当前低迷通胀环境下推进加息计划的顾虑,并暗示如果通胀数据继续疲软,将对收紧货币政策持谨慎态度。
  美国4.3%的失业率已经回到了金融危机前的水平,一般而言,当劳动力供应不足时,工资通常会上涨,但实际上收入增速却在放缓,个人可支配收入增速从2017年一季度的5.1%降至二季度的3.5%。路透社的分析称,虽然美国已接近实现充分就业,但收入增速放缓给未来经济增长蒙上阴影。不仅如此,美国的劳动参与率也持续走低。圣路易斯联储数据显示,从2000年开始,16岁及以上美国人的劳动参与率基本处于下降状态,劳动参与率依旧只有62%,低于10年前66%的水平。劳动参与率下降会给经济增长和生产率增长造成负面影响。
  美国政府当前正在实施的“让制造业回归美国”,大力发展传统能源等政策,虽然短期内对经济增长有一定刺激作用,但却忽视美国经济结构失衡这一基本问题。为实现美国经济的“超常”表现,川普上任伊始就承诺加大财政开支、加强基础设施建设、减税、放松金融监管等一系列措施。但执政半年来,废除奥巴马医改方案失利、税改推进不利,市场对财政刺激的期待已开始消退。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日前公佈的报告中也质疑了川普政府推出财政刺激措施的可行性,认为考虑到美国经济已经接近充分就业水平,任何财政刺激措施的推出将会进一步推高美国债务水平。
  此外,面对持续增长的债务水平,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日前发佈报告称,如果目前的模式持续下去,美国政府债务和预算赤字将在未来30年爆发,联邦债务大幅增长将对经济造成伤害,制约未来的预算政策。
  IMF西半球事务部门高级经济学家亚瑟�阿布丁认为,美国经济增长受到诸多因素制约,包括生产率增长乏力、人口老龄化、劳动参与率下降、收入分配日益失衡以及贫困加剧,中产阶层已经缩减到30年来最小规模,潜在增长率几乎是上世纪40年代以来的最低水平。
  IMF研究部主任路易斯�库柏杜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美国的经常性项目存在巨大逆差,如不妥善应对,将会给经济带来下行风险,并引发贸易保护主义升温。库柏杜建议,美国应通过降低联邦预算赤字,通过结构性改革来提升储蓄水平和经济生产率,降低目前仍过于庞大的经常项目逆差。库柏杜还表示,应该不惜一切代价来避免贸易保护主义,保护主义政策“不能有效解决外部失衡,对国内和全球经济极其有害”。
Copyright © 2002-2013 Chinese Seattle New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