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要聞 | 華州點滴 | 僑社新聞 | 財經 | 美國新聞 | 臺灣新聞 | 香港新聞 | 中國新聞 | 綜合新聞 | 華州郵報
醫藥 | 女性新知 | 資訊科技 | 運動新聞 | 文艺副刊 | 生活時尚 | 綜合娛樂 | 工商消息 | 西雅圖新聞報系簡介與聯繫方式
川普被曝遭反間諜調查,他的俄語口譯員成關鍵證人?
  深陷政府停擺危機的川普又被“反間諜調查”纏身?
  《紐約時報》11日報道,在川普2017年5月解僱FBI局長科米之後, FBI對川普展開調查,調查內容是他是否祕密為俄羅斯工作、是否隱瞞了與普京多次會晤的談話內容、是否對國家安全構成威脅。
  川普暴怒,發推特說:“哇哦,剛聽說衰敗的《紐約時報》出了篇報道,說我解僱科米(FBI前局長)之後,FBI那些差不多都被解僱或被迫離職的前領導們調查我,沒有理由沒有證據,真是卑鄙的人。”
  緊接着,《華盛頓郵報》12日報道稱,川普採取“極端做法來隱瞞他與俄羅斯總統談話的細節”,特別是在2017年G20漢堡峯會的會晤,當時川普據報道沒收了美方口譯員的筆記。
  他在接受福克斯新聞採訪時說:“我認為,這是我讀過的最具侮辱性的文章。這是極大的侮辱。”
  據ABC新聞網,美國衆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稱,考慮就美俄領導人見面舉行聽證會,並考慮傳喚川普的俄語口譯員格羅斯(Marina Gross)作證。
  格羅斯是川普和普京在芬蘭赫爾基辛一對一會談上的美方口譯員,她也是唯一知曉談話內容的美方“局外人”。
  “通俄門”迎來新一輪猜疑,這位翻譯知道多少祕密?她會幫川普洗白嗎?

  "川普會"的祕密她全知道

  去年7月16日,川普與普京在芬蘭赫爾辛基舉行了正式會晤,兩人進行了僅有翻譯在場的“一對一”會談。
  兩人曾於2017年的德國漢堡G20峯會和越南亞太經合組織領導人非正式會議上見過面,但此次赫爾辛基會晤是他們第一次正式會面。
  據今日美國網站,川普形容與普京的會面,是他有史以來“最佳會面”之一,“我們談論了烏克蘭,我們談論了敘利亞,我們談論了對以色列的保護。我們談論了很多偉大的事情。”
  當時,“通俄門”調查正鬧得沸沸揚揚,美國衆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當時就提議對"川普會"口譯員格羅斯舉行聽證,以獲悉談話內容。
  新罕布什爾州的民主黨議員沙欣(Jeanne Shaheen)在推特上寫道,“這位譯員會幫大家弄清楚,總統分享了什麼內容,以我們的名義對普京作了哪些承諾。”
  然而那個時候,民主黨人沒有得逞,衆議院情報委員會的共和黨人投票否決了傳喚提議。如今舊事重提,他們認為格羅斯依然是唯一可以揭開真相的人。
  據《紐約時報》報道,格羅斯是美國國務院語言服務處的12名專職口譯員之一,為白宮效力超過10年。
  2008年時任美國總統小布什與俄羅斯總統普京在俄羅斯會面時,格羅斯是第一夫人勞拉�布什的口譯員。2017年時任國務卿蒂勒森訪問莫斯科時,格羅斯也隨行翻譯。
  作為政府專職口譯員,職業守則要求不得泄漏任何翻譯內容。國際會議口譯員協會網站曾於去年7月就美國要求傳喚口譯員發佈聲明,強調口譯人員的保密原則,並指出口譯員永遠不應該被強迫作證。
  而且,即使國會獲取了格羅斯當時的口譯筆記本也沒什麼用,因為上面大多為格羅斯的速記內容,一般只有她自己才能讀懂。
  美國務院語言服務處口譯組前譯員裏格斯伯格(Staphanie van Reigersberg)回憶說,有一次,里根總統出於好奇,要看她的翻譯速記,結果他看後哈哈大笑,因為紙上的內容根本看不懂。
  對於美國議員要求對格里斯進行聽證,裏格斯伯格說,捲入這場風波對任何人來說都是個噩夢。她被要求提供的是機密會議信息,我對此感到非常遺憾,而且這裏還存在記憶問題。
  如果格羅斯真的被國會傳喚要求作證,她將面臨是否違背職業操守的兩難選擇。在美國曆史上,還未有過傳喚口譯員作證的案例。

  做美國總統的口譯員,壓力山大

  口譯員本身就是一個高壓職業,而做美國總統的口譯員,尤其是服務像川普這樣的總統,其壓力可想而知。
  據《大西洋週刊》,曾為7任總統翻譯的資深譯員奧布斯特(Harry Obst)表示,成為總統口譯員最基本的要求是要掌握各方面的知識,因為總統的談話這一秒可能是核潛艇,下一秒就會是海里的水母。如果不知道核反應堆是怎麼工作的,那麼在翻譯中就有可能出錯。
  奧布斯特坦言,為川普翻譯比前幾任總統更難,因為川普不僅外交資歷淺,還喜歡“語出驚人”。
  《華盛頓郵報》對各國媒體翻譯進行採訪後發現,川普很多不當言辭都曾讓翻譯們絞盡腦汁。
  比如去年1月,他在白宮辦公室跟議員門開閉門會議,討論是否給未成年偷渡者合法居留權政策時說,“我們為什麼要接收那麼多shithole國家的人?”
  shithole這樣的粗魯用詞讓許多媒體翻譯不知所措,當時《人民日報》海外版將此翻譯為“爛國”。
  美國全國公共廣播電臺(NPR)稱,總統的口譯員不僅是一位語言學家,也必須是一名外交官,他要了解每個字眼背後的政治含義。
  去年6月,川普與金正恩在新加坡舉行首腦會談,川普的口譯員是美國務院語言服務處口譯組負責人、61歲的資深議員李潤香(Lee Yun-hyang),川普稱呼她為“李博士”。
  在美朝首腦會談舉行之前,川普當時的團隊顧問安東尼�斯卡拉穆奇對李潤香說:“不要從字面上去理解他,要意會。”
  總統的口譯員可能是最能體會“失之毫釐,謬之千里”的人了。(沁涵)
Copyright © 2002-2013 Chinese Seattle New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