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要聞 | 華州點滴 | 僑社新聞 | 財經 | 美國新聞 | 臺灣新聞 | 香港新聞 | 中國新聞 | 綜合新聞 | 華州郵報
醫藥 | 女性新知 | 資訊科技 | 運動新聞 | 文艺副刊 | 生活時尚 | 綜合娛樂 | 工商消息 | 西雅圖新聞報系簡介與聯繫方式
韩国梨泰院万圣节活动踩踏事故 154名遇难者身份全部确认 伤亡者补助方案发布 一场狂欢如何演变为超150人死亡的惨剧
遇难者身份全部确认
据韩国Money Today网站报道,韩国首尔警察厅调查本部10月31日表示,截至当天14时,梨泰院踩踏事故154名遇难者的身份已全部确认,最后确认身份的是一名40多岁的韩国女性,下一步将集中精力调查事故原因,厘清责任。
韩国警方称,遇难者包括56名男性和98名女性,149人受伤,其中重伤33人,轻伤116人。从年龄来看,20多岁的遇难者占比最多,为103人,其次分别是30多岁(30名)、10多岁(11名)、40多岁(9名),还有1名年过五旬的遇难者。
外籍遇难者为26人,来自14个国家。包括5名伊朗人、4名中国人、4名俄罗斯人、2名美国人、2名日本人,以及法国、澳大利亚、挪威、奥地利、越南、泰国、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斯里兰卡各1人。
前一天(30日),韩国警方已对44名目击者进行了调查,并在事故现场附近调取52个摄像头拍摄的视频,正在分析事发时的情况。

遇难者补助方案发布
在韩国梨泰院踩踏事故发生两天后,韩国政府决定在每人150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7.7万元)范围内补助事故遇难者治丧费用,并动用医保财政垫付治伤费用。
据韩联社10月31日报道,韩国行政安全部灾害安全管理本部长金星镐当天上午在中央灾难安全对策本部就踩踏事故举行记者会并发布上述补助方案。金星镐称,政府将安排所有死者家属与属地政府专员一对一对接,并向全国31家殡仪馆派遣公务员协助办理丧葬业务。
伤者的治疗费用将由医保财政垫付,重伤人员将接受公务员的一对一救护服务。全国17个市和道(一级行政区)将在今日完成联合吊唁堂的搭设,在11月5日以前接待吊唁人员。政府将向遗属、伤者发放救助金,并减免或缓缴税款、移动通信资费。
在截至本周六(11月5日)的全国哀悼期间,行政机关、公共机构将避免举办活动或集会聚餐,所有公共行政机关和驻外机构降半旗志哀,公职人员佩戴蝴蝶结以示悼念。

现场毫无控制
意外发生在当地时间10月29日晚上10时20分左右,当时有大量参加万圣节活动的人群聚集到首尔最受欢迎的夜店地区梨泰院,参加韩国官方取消新冠疫情防疫限制以来的第一个万圣节庆祝活动。据韩国媒体报道,踩踏事故发生地是一条比较陡而且狭窄的小巷,在不断拥挤和推搡的人群中,有人不慎摔倒,导致周围的人成片跟著摔倒,后面的人群产生了叠加,踩踏事故就此发生,许多人因此窒息死亡。
危机处置官员们判断,当时聚集在事发地点的人数高达10万人,这让狭小的街道变得更为拥挤。
韩国《中央日报》英文版主编史裴斯(Anthony Spaeth)当时也在首尔参加万圣节庆祝活动。他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说,尽管欢庆的人流巨大,但是“完全没有任何控制”。
他说:“我在(梨泰院)里面待了一小会。我离开拥挤的人群大约20分钟之后,开始有人遇难。”
史裴斯当天早些时间与一个朋友约定在那里见面。他试图进入梨泰院一个非常受欢迎的酒吧。他在《中央日报》上发表的文章中描述称,他试着挤出人群的时候“恐慌症险些发作”,不祥的预感让他感到恐慌不已。
在哈密尔顿酒店和一排建筑物之间的窄巷穿行时,他觉得自己在涌动的人流中已经失去支点,他身边的一些女性已经开始哭泣。
最终史裴斯和他的朋友得以逃离人群,找到一条回到主干道的路。
他们还没有意识到他们刚刚离开的街巷正在上演何等规模的悲剧。在便利店门外喝了一些饮料之后,史裴斯回到梨泰院的中央地带,在那里他看到排成排的救护车和忙碌地抢救受伤者的医务人员。
一位来自美国名叫丹尼尔的教师说,万圣节逛梨泰院是一种“传统”。但是今年的情形却与往年完全不同。
他说:“我从一开始就想赶紧离开,但是身体却不听使唤,因为我被一堵真正意义上的人墙阻挡了。”
最终他找到一条出路逃了出来。“我离开不过几分钟,踩踏就开始发生了。但是音乐声那么吵,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两个小时候之后当他回到梨泰院主街的时候才看到一排排的救护车。他一开始以为是不是发生了殴斗或者醉酒事件,直到自己收到询问安全的短信,他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说:“这一切都显得那么超现实。我差点死了。在我身后的那些人,有些人可能已经死了。我说不清楚心里到底是什么感觉,我已经哭了5次了。”

Copyright © 2002-2022 Chinese Seattle New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