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要聞 | 華州點滴 | 僑社新聞 | 財經 | 美國新聞 | 臺灣新聞 | 香港新聞 | 中國新聞 | 綜合新聞 | 華州郵報
醫藥 | 女性新知 | 資訊科技 | 運動新聞 | 文艺副刊 | 生活時尚 | 綜合娛樂 | 工商消息 | 西雅圖新聞報系簡介與聯繫方式
战狼代表人物赵立坚调任
一个多月以来,中国“战狼外交”代表人物赵立坚都没有出现在公众视野。就在外界正好奇他的近况时,中国外交部官网悄无声息地更换了赵立坚的职位,显示他已经由外交部新闻司副司长、发言人调任外交部边界与海洋事务司副司长。
在边界与海洋事务司三名副司长中,赵立坚的名字排在第一位。他过去是排名第三的外交部新闻司副司长,但外交部官网“发言人表态”一栏中,现在仅出现新闻司司长华春莹、副司长汪文斌和毛宁的名字,赵立坚不在其中。他最后一次作为外交部发言人主持记者会,是在2022年12月2日。
对于赵立坚不再担任发言人,有分析认为这并非普通的转调,更像是被边缘化,甚至可能是中国放弃攻击式外交的一个信号。也有分析认为,从副司长的排名方面来看,赵立坚升职了,而且此次调任能够丰富他的履历,加之赵立坚今年50岁尚属年轻,仕途后续是否上升也犹未可知。

赵立坚横眉竖目的“战狼”生涯
赵立坚在2020年2月首次以外交部新闻发言人的身份露面国际舞台,当时正值疫情在中国武汉失控,开始在全球蔓延。美国等西方国家指责中国,要求中国发布更多有关病毒的信息,并出现了病毒是从武汉实验室泄漏出去的说法。
在这一关键时刻,赵立坚走上了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岗位,经常火力全开批评欧美。很多西方媒体评论说,赵立坚的激烈言辞反而加重了中国与西方的对立。比如澳大利亚政府在2020年响应美国,要求对冠病起源进行国际调查时,赵立坚在推特上转载一张名为《和平之师》的画作,讽刺澳大利亚国防军杀害阿富汗平民和囚犯,引发中澳外交纷争。他在反击欧美时不遗余力,还曾暗示冠病是由美国参加2019年武汉军运会的军人带进中国的。
担任外交部发言人初期,赵立坚推特的个人账号粉丝超过24万。在他任发言人的近三年来,其推特关注者已超过198万,个人微博粉丝数也达764万。他直白的发言风格,曾在疫情初期吸引了一大群拥护者,但是随着中国长达三年的严格管控政策逐渐激起民情反弹,赵立坚的形象和口碑也逐步转变。

“偷着乐”成热梗
在2021年12月30日的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赵立坚对在座的外国记者说:“中国人民可以说已经取得了抗击疫情的战略性胜利。包括你们在座的这些外国记者,你们能够在抗击疫情期间,生活在中国,你们就偷着乐吧!”
世界各国陆续在2021年底放弃管控,转入与冠病共存的常态生活。中国严格的清零政策却坚持了三年之久,给民众的生活和企业的运营带来巨大不便。中国民众对国家防疫政策所抱持的优越感逐渐流失,让“偷着乐”这种词汇显得讽刺。不少民众常用“偷着乐”来嘲讽防疫政策,这在上海封城时尤为常见。
2022年11月24日,乌鲁木齐一个住宅小区发生火患造成10人死亡,终于点燃了中国各地民众的情绪,反对严格封控的抗议活动迅速在全国蔓延,中国政府在压力中放弃清零政策,但后续的开放步伐使得感染人数迅速飙升。在这种情况下,赵立坚妻子汤天如一系列脱离民众的言论,直接把舆论的火烧到他的头上。

“坚婶”火上浇油
在北京、上海和成都等城市的民众开始上街抗议后,“坚婶”先是在2022年11月底以“三连问”的形式在微博发声质问:“是谁在故意造谣惑众带节奏激发人民的愤怒?他们有专业的团队,他们的目的是什么?他们的背后又是谁在指使?”她的这则微博很快被网民反驳,被反问:“乌鲁木齐的大火是境外势力烧的吗?”
“坚婶”不仅表示“坚决支持国家防疫政策执行到位”,还为丈夫赵立坚喊冤。她形容赵立坚的工作待遇犹如“快递小哥,没有加班工资,没有奖金”,换来的却是“国内外造谣声和骂声一片”。陷入舆论漩涡后,赵立坚的太太还在评论中回复网民:“我和我们的敌人们都真心希望他(赵立坚)尽快辞职回家。”
如今赵立坚不再担任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坚婶”可谓一语成谶。其实早在“坚婶”发布一系列和赵立坚发言人形象不符合的言论时,就有分析认为,这可能会影响赵立坚的仕途。

明升暗降?
有分析指出,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离职,通常都是本人在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正式宣布。赵立坚悄然离开,有些不符合常规。而且,边界与海洋事务司远离聚光灯,意味着赵立坚的工作完全转为幕后。
美国《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副主编帕尔默(James Palmer)说:“这无异是降职,把人从一个非常显赫和有趣的职位转去一个乏味、相对不重要的位置,这其实就是降职。”德国《明镜》周刊驻华记者法里恩(Georg Fahrion)在推特评论说:“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战狼一号赵立坚的尖牙似乎被拔掉了。”
他们不仅认为赵立坚调任是明升暗降,还认为中国的外交风格可能会转变。
在赵立坚被调职不久前,中国外交部迎来了新部长秦刚。秦刚之前担任中国驻美大使。尽管美中关系在过去几年里因贸易和疫情等问题僵持不下,气氛紧张,但秦刚在任期间并没有表现出特别的战狼姿态。
布鲁金斯学会中国和亚洲问题学者何瑞恩(Ryan Hass)认为,把赵立坚调离发言人的岗位有助于为秦刚掌管的外交部奠下新基调。他说:“秦外长坚称他不是战狼,调走赵立坚能帮助他突出这一点。看起来秦刚将以他的领导方向来降低和美国以及其他国家在未来几年里的紧张升温。调走赵立坚可能是这场努力的第一步。”
帕尔默说:“我不确定这是对战狼外交的直接否定,但我想这无疑会被中国体制内的人解读为战狼外交已经不再是通往职业生涯成功的道路了。”
不过,反对者们认为,赵立坚是升是降还不好说。虽然秦刚被提拔为外交部长,但是战狼外交的“前线总指挥”前外交部部长王毅也已更上一层楼,接替了杨洁篪中央外事办主任和国务委员的位置,成为中国外交领域的最高层级官员。赵立坚现年50岁,在别的位置上轮换一段时间,对他的仕途不一定是坏事。
总之,评论调任对赵立坚本人的仕途影响,以及中国外交风格是否转向,或许还为时尚早。
不过,“战狼”外交风格并没有在国际上给中国赢得多少赞誉和支持。在国内,中国民众经历严格的管控和激增的冠病病例后,对于“战狼”可能也不如以往那般拥护和崇拜。在此时低调地把赵立坚从发言人的位置上调走,或许是一个合时的决定。
Copyright © 2002-2022 Chinese Seattle New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