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要闻 | 华州快讯 | 财经信息 | 美国 | 台湾 | 香港 | 中国 | 亚洲
西雅图新闻 | 休闲保健 | | 体育新闻 | 娱乐频道 | 工商消息 | 西雅图新闻报系简介与联系方式
孔令辉的案子发生在新加坡 为何在香港起诉?
新加坡某赌场一纸诉状将孔令辉告上香港高等法院,追讨二百多万港元贷款。
该赌场指出,孔令辉为它旗下赌场的顾客,双方在2015年2月19日签定贷款协议,孔令辉在同日向原告借取了100万坡元(约合人民币495万),其中90万坡元为筹码,余下10万坡元则是成为原告“顶级玩家”的费用。直至现在,孔令辉只清还了54.5万多坡元债务,仍欠下45.4万新加坡元(折合250多万港币),所以在追讨时要求加入相关利息。一个关于内地的,发生在新加坡的案子,为什么要向香港最高法院上诉呢?
先来说说新加坡博彩业。新加坡博彩业诞生于2010年,2013年达到顶峰,当时的年收入为60.77亿美元。不过,那会儿新加坡赌场的逃债情况就非常严重。当时的法院文件显示,自2010年以来,滨海湾金沙已在新加坡最高法院提起了84宗、每宗金额至少为25万坡元的索偿案件。
原因大概有下面几个。首先,新加坡政府规定,新加坡公民和新加坡永久居民,都需要支付几百块人民币的门票。但本地人可以办理年卡,每年一万多人民币的门票,就可以无限制进入赌场。这么做,是为了减少本地居民参与赌博的机会。
但外国人进赌场是免费的。低门槛成了方便赌客逃债的第一步。
其次,在赌场和赌客之间,有一个角色叫中介人。中介人向赌场推荐赌客,同时为赌客提供担保。在澳门,目前大概有超过219家赌场中介机构,而新加坡只有3个。这样,赌客一旦逃债,就落入茫茫人海中,没有中介机构可以帮忙寻找。
有时,这些中介人会和赌场合作,找到可以为赌客预支信用额度的赌托儿。这就牵扯出一条赌场、赌客、赌托儿“共谋”的利益链。
去年,路透社报道,两位50多岁的家政服务员,被投诉在澳门威尼斯人酒店和帕拉索酒店的赌场,欠下640万美元。她们不是真正的赌客,只是受人招募后在金沙集团员工安排下,以自己的名义预支数百万美元信用额度,给那些富裕的中国赌客。
孔令辉提到的取筹码而自己不玩这种事是存在可能性的。
近年来,金沙集团竭力吸引中国赌客。过去10年间,亚洲账户占到90%,且其中绝大多数为中国账户。
而新加坡和内地是没有签订任何关于法院判决相互强制执行的安排的,香港除外。以及,追讨赌债在中国内地属于非法行为。也就是说,别无他法的新加坡赌场,只得向香港法院提起上诉。
海外的赌场,香港的法院,这样的例子不止一个,也不是金沙集团一家。
2013年,永利澳门赌场向香港高等法院,起诉内地首富李军,追讨后者所欠的1400万港元赌债,约合181万美元。李军是北京亚之杰集团董事长,该集团主要经营汽车及房地产等业务。
2012年1月,香港《文汇报》报道,永利澳门赌场,向香港高等法院起诉注册西医陈旭光,追讨其欠下的400万元。与孔令辉类似,陈是赌场的客人,2010年向赌场贷款500万元,去年1月至6月期间,仍欠400万尾数。
海外的赌场,香港的法院,这样的例子不止一个,也不是金沙集团一家。
2013年,永利澳门赌场向香港高等法院,起诉内地首富李军,追讨后者所欠的1400万港元赌债,约合181万美元。李军是北京亚之杰集团董事长,该集团主要经营汽车及房地产等业务。
2012年1月,香港《文汇报》报道,永利澳门赌场,向香港高等法院起诉注册西医陈旭光,追讨其欠下的400万元。与孔令辉类似,陈是赌场的客人,2010年向赌场贷款500万元,去年1月至6月期间,仍欠400万尾数。
Copyright © 2002-2013 Chinese Seattle New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