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要闻 | 华州快讯 | 财经信息 | 美国 | 台湾 | 香港 | 中国 | 亚洲
西雅图新闻 | 休闲保健 | | 体育新闻 | 娱乐频道 | 工商消息 | 西雅图新闻报系简介与联系方式
“看热闹不嫌事大” 中国公众人物站队崔永元
“看热闹不嫌事大”、“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是吃瓜群众素来就有的一种心态。在网络自媒体时代,这种倾向愈演愈烈。
近日,中国大陆公众人物袁立与崔永元又给公众提供了一次“消遣”的机会。袁立,曾经是中国知名的女演员,后来离开娱乐圈转身投入救助尘肺病人等公益慈善事业;上一次引发关注是因参与中国综艺节目《演员的诞生》,因为演出费用等问题而与节目主办方发生矛盾,爆出节目背后的潜规则和暗箱操作等问题。崔永元,曾是中国官方媒体中央电视台的节目主持人,其主持的谈话类节目《实话实说》被认为是成名作品,本次发生的纠纷实则也有该节目有着丝丝缕缕的联系;后来,因为对转基因问题的关注,也多次成为舆论的核心。
两位公众人物,这次能够产生交集,则源于袁立站队崔永元。事情的缘起大致如下:
中国大陆导演冯小刚的《手机2》开拍是最直接的原因。崔永元在微博贴出娱乐圈“一大一小双合同”的潜规则,中国演员范冰冰的“两个片酬”被公然暴露。又被认为,这是崔永元专挑软柿子捏。范冰冰在将要开拍的《手机2》中饰演通过潜规则上位的“武月”,而背后的中国导演冯小刚、刘震云被认为是不容易得罪的大佬,所以范冰冰才成为他开炮的目标。在一部分人看来,这是崔永元的“攻击”逻辑。
崔永元在专访中表示,刘震云后期的创作是文化与商品的野合(图源:VCG)
至于为什么针对范冰冰,在最近一次的专访中,崔永元详细解释了他抵触《手机2》以及一直没有将矛头指向葛优的原因。对于范冰冰,他表示最初公布合同是忘了打码,还曾心生抱歉,但看到范冰冰发布的“《手机2》拍摄现场,武月很开心”的微博后,开始愤怒:“这么多年都饶过你,都没理你,你自己一点都不忏悔。”但他又否认“天价报酬大小合同”是范冰冰的。
袁立引起关注则是因为其在微博爆出数年前购得的一幅画和一个雕塑。多年前,王中军曾经以15万人民币的价格卖给了袁立一个雕塑作品,前几日,袁立发文抱怨说该作品说假的。之后,该雕塑作品的原作者站出来发声说作品是真的,如有需要可以去署上自己的名字,王中军也通过华谊官微发声说了这件事,并且态度很高冷的说只说一次。
他们被置于同一个话语空间,是因为袁立“站队”崔永元。陷入舆论漩涡的崔永元接受多家媒体采访,之后,袁立转发评论说“心疼崔老师”,并且将自己最近的经历和崔永元画上等号,言语间透露着和崔永元有着相似的经历,并且喊话:别欺侮人没够!
有声音认为,袁立与崔永元本次“出镜”与近年来在娱乐圈的心理落差有关:风光不再,不过是借机炒作而已,是对他们在观众中积累起来的”原始声望“进行过度消费。袁立和崔永元在通过专业领域的表现和慈善、公益、社会舆论监督等领域积累了一笔“原始声望”,但按照一般逻辑,这种声望货币无法跨区块消费——于是他们通过贩卖一种“头特别铁”的二杆子形象,向一部分逻辑不太好的群众收智商税。
他们借助一切非理性的情绪,在特定人群中实现原始声望的变现和增值。譬如群众对社会现象的不满,譬如对高收入者的天然敌意,譬如对未知事物的恐惧,又或者对娱乐圈明星的天然偏见。
但崔永元在专访中,对于为什么此次不能够再忍受也在专访中给出理由(《手机》中的一些情节处理造成对现实生活的困扰),“现实生活中是因为我病了,换了和晶来替我主持。电影里就变成了因为跟范冰冰有了这种暧昧关系,所以把这个位置让给了她。有这么流氓的吗?所以我非常难受,但是那个时候不像现在这样有自媒体有什么,你第一时间就可以说了,那时候可能只能(接受采访)这样说,很多报纸根本不采访就胡写,反正怎么热闹怎么来,对我伤害特别大,包括我的妻子、女儿都受到特别大的伤害”。
也就是说,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崔永元被好朋友在电影里“涮”了一把,同事关系、家庭关系都受到深刻影响,在他眼中,这无疑是冯小刚、刘震云等对他的一次背叛。
这种背叛的感觉,能不能算崔永元“小题大做”?在舆论的潮水中,确实看到这样一种声音,指责崔永元是在小题大做,并暗指此前“原始声望”的积累像是“传教”一般的存在,同样的指责也出现在袁立身上。认为他们借机炒作,微博像“传教”一般的存在,则是对他们本人及其粉丝的暗讽。如果按这样一种思路,“传教”式的存在,会有强力吸粉的能量,为什么能吸粉无数?
大概正如一位网友所说,“看不清真相,凭着感觉,小崔在这世风日下的时代敢于为民请命,市侩们迎合世风挣大钱的现实,我宁愿相信小崔”。而袁立通过这些年积极投身于慈善活动,也是因为在世风日下的时代能够跳脱出娱乐圈,而投入到关注弱势群体并付诸实际行动的最前线。这与焦虑迷茫的大众、以及演员长期以来的高片酬引发的不满、还有能够在公众人物身上看到的慰藉,打开公众长期以来对社会较为失望的一扇窗。在他们身上,看到燃着的光芒与希望。
但也并不是以此为他们开脱,不是他们如果犯错就借此逃过舆论的理由。人性中的弱点,在他们身上都有,作为公众人物,如果产生错误的导向作用,道歉是应该的;但是公众在自媒体时代又该如何理性看待诸如此类事件的发生、发展与“反转”,而不是狂欢般的参与到网络暴力中,或许更加有助于理性看待事情、有助于把这些公众人物还原到一个社会的正常一员的属性,由此,推动网络舆论环境的进步和社会生态的净化。
Copyright © 2002-2013 Chinese Seattle New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