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要聞 | 華州點滴 | 僑社新聞 | 財經 | 美國新聞 | 臺灣新聞 | 香港新聞 | 中國新聞 | 綜合新聞 | 華州郵報
醫藥 | 女性新知 | 資訊科技 | 運動新聞 | 文艺副刊 | 生活時尚 | 綜合娛樂 | 工商消息 | 西雅圖新聞報系簡介與聯繫方式
美國億萬富豪稅率首成全國最低 沒錯,比貧困家庭還低
大約10年前,“股神”巴菲特曾說,他繳納的稅率比自己的祕書還低,這要歸功於美國聯邦政府有利於富人的稅收漏洞和稅收減免。
他的說法引發了一場關於美國稅收制度公平性的辯論。最後,專家們一致認為,無論巴菲特的具體情況如何,大多數美國富人實際上繳納的稅率並不比中產階級低。“這是常態嗎?”當時,美國專業事實覈查機構Politifact給出的答案是:“並不是。”
而在十年後,這個答案似乎需要更新為“是”了。
據《華盛頓郵報》報道,一項關於美國超級富豪課稅負擔的新研究發現,2018年,美國最富有的億萬富翁們繳納的實際稅率,有史以來首次低於工人階級及其他任何收入羣體,成為全國最低一族。
▲美國最富有的400個家庭與美國底層50%的家庭的平均實際稅率變化。圖據《華盛頓郵報》
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的經濟學家伊曼紐爾�賽斯和加布裏埃爾�祖克曼收集了美國自1950年以來的稅收數據並加以比較,結果發現,2018年,美國400個最富有家庭的平均實際稅率為23%,比美國底層50%家庭的24.2%低了一個百分點。
相比之下,在1980年,“最富400人”(Forbes400,美國《福布斯》雜誌評選的全美最富有的400人)的實際稅率為47%,在1950年,這個比例甚至高達70%。而底層50%人口繳納的有效稅率幾乎沒有隨時間變化——對於中產階級和貧困家庭來說,他們並沒有從公司稅或遺產稅的下降中得到多少好處,因為他們現在支付的工資稅(為醫療保險和社會保險提供資金)比過去更多,所以總的來說,他們的稅收保持平穩。
不同於其他對美國課稅負擔的估計,這項研究包含了美國人支付的所有稅項:聯邦所得稅、公司稅,以及州和地方稅。不僅如此,它還包括了約2500億美元的“間接稅”,如機動車許可證和企業許可證等等。
賽斯和祖克曼將美國稅收史描述為“想要向富人徵稅的人和想要保護富人財富的人之間的鬥爭”,他們認為,對超級富豪的稅收逐步下降,是“歷屆美國政府所實施的政策的共同結果”——這些政策既降低了最高稅率和資本利得稅,又允許企業在海外囤積利潤。到了2017年,《減稅和就業法案》出臺,這對富人來說無異於“意外之財”,因為它降低了最高所得稅等級,並大幅降低了企業稅率。
▲2017年11月30日,美國街頭反對共和黨稅改法案《減稅和就業法案》的示威者。圖據法新社
根據賽斯和祖克曼的說法,到了2018年,美國富人已經開始享受該法案的“福利”:最富有的0.1%家庭平均實際稅率下降了2.5個百分點。然而,該法案所承諾的益處——提高經濟增長率、商業投資,以及減少赤字,在很大程度上並沒有實現。
然而,並非所有經濟學家都認可賽斯和祖克曼的分析。在課稅負擔問題上,曾擔任白宮經濟顧問委員會主席的哈佛大學經濟學教授傑森�福爾曼指出,在兩人的分析中沒有包括可退還的稅收抵免,如勞動所得稅抵免(EITC)。
福爾曼說,這項旨在鼓勵低收入家庭工作的稅收抵免是稅法的一部分。比如,一個人支付了1000美元的聯邦所得稅,然後得到了1500美元的稅收抵免,那麼他的聯邦課稅負擔將是-500美元,但是福爾曼說,根據賽斯和祖克曼的分析,這個人的負擔將是0美元。這一結果將使低收入人羣的總課稅負擔顯得高於實際水平。
對此,祖克曼反駁稱,他和賽斯的分析認為,EITC和其他類似的抵免是收入的轉移,類似於食品券或失業救濟,而不是稅收規定。“如果你開始把一些轉移支付算作負稅收,那就沒完沒了了。你認為所得稅抵免是一種負稅收嗎?退伍軍人福利呢?醫療補助呢?國防開支呢?如果沒有明確的界限,結果就會變得任意。”
然而,《華盛頓郵報》在報道中指出,經濟學家普遍認為,近幾十年來,美國富人的課稅負擔已大幅下降。“富人們交的稅肯定比過去少,也比他們應該交的少。”福爾曼也承認。(鳳凰網)
Copyright © 2002-2013 Chinese Seattle New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