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要聞 | 華州點滴 | 僑社新聞 | 財經 | 美國新聞 | 臺灣新聞 | 香港新聞 | 中國新聞 | 綜合新聞 | 華州郵報
醫藥 | 女性新知 | 資訊科技 | 運動新聞 | 文艺副刊 | 生活時尚 | 綜合娛樂 | 工商消息 | 西雅圖新聞報系簡介與聯繫方式
美國國殤日 華裔軍人鮮為人知的歷史你知道多少?
  美國中文網報道,28日是美國的國殤日(也叫陣亡將士紀念日)。雖然此前有民意測試顯示,時至今日只有28%的美國人還記得當初設立這一紀念日的初衷——致敬和悼念在歷次戰爭中犧牲的軍人烈士。但是真實的情況卻不像這麼糟糕,對於美國人來說這個長週末除了海邊,燒烤,啤酒,休閒的夏日時光外,心中還有一個很重要的位置。

  感動

  國殤日全美各地都會舉行遊行慶祝活動,在所有的遊行環節中老兵遊行是最值得尊重的。他們中很多人已經進入耄耋之年,穿着當年的軍裝,頭髮斑白,或坐在車上或拄着柺杖跟着遊行的隊伍,這個場景令人肅然起敬。每一次當他們的身影出現時,現場都會爆發出持久的掌聲。

  哀傷

  在每年國殤日到來前幾天,不論是西海岸的金門國家公墓還是華盛頓的阿靈頓國家公墓的墓碑前都被志願者插滿了插國旗,陽光之下,小小的國旗隨風飛舞,也帶走了人們的思念。二十多萬英雄和陣亡將士,長眠在阿靈頓國家公墓,小小的墓碑整整齊齊一望無際。

  感恩

  緬懷死者,獻上敬意追思。後人更應該反思戰爭的殘酷、珍惜現在的和平歲月。在波士頓,一位當年在空軍服役的老兵用非常慢的語速接受了記者的採訪。他說:“我們在那個年代失去了這麼多親人朋友戰友,我很高興現在大家在紀念他們。”

  國殤日真正的由來

  “國殤日”起源於南北戰爭結束後的1868年,最初為戰爭中陣亡的士兵墓上裝飾鮮花以示紀念。
  正如林肯演講所闡述的,這些陣亡將士包括曾經敵對的南北兩方人員,為各自信奉的國家理念和權益戰鬥,全體的犧牲最終換取了共同國家的自由和新生,他們的貢獻和生命都值得感謝和哀悼,他們的遺骨和靈魂都應該得到厚葬和安息。每年五月華盛頓鮮花燦爛,陣亡將士的紀念活動也在阿靈頓國家公墓舉行。
  1971年國殤日正式成為美國國家聯邦節日,日期開始固定在五月的最後一個星期一。如今國殤日紀念對象也從最初的南北戰爭陣亡人員,一戰後開始擴大到所有美國參與的戰爭,近年來也逐步延伸到家庭紀念逝去的摯愛親人。

 鮮為人知的史料:戰火中的華裔軍人

  在我們翻看歷史的時候,發現遙遠的南北戰爭竟然有一段鮮為人知的歷史事實,在戰火紛飛的年代,有至少74名華裔軍人蔘加了這場戰爭。他們在槍林彈雨、炮聲震天的異國戰場浴血奮戰,甚至戰死沙場。這些華裔軍人中,除極個別的以外,其他的都不是美國公民,他們的中文名字甚至也不為人知。
  尊重歷史,尊重過去。這些英雄在那個年代逝去,他們為着國家的安全,為追求自由與和平而犧牲,他們應該被這個國家所有人所記住。亞利桑那華人歷史協會唐孝先先生講述了一段150年前華裔軍人可歌可泣的故事。
  根據美國國家公園管理局(National Park Service, NPS)提供的資料,參加內戰的華裔軍人中,列為中國出生的共有74人。其中陸軍31人,海軍43人。美華史記根據目前網上有限的資料將其中一些人的生平重新展述。
讓我們回到150年前,看看華裔軍人為這個國家做出的貢獻。(注:以Ah(阿)開頭的名字,Ah後面可能是名,也可能是姓。)

  1. Edward Day Cohota 愛德華 • 戴 • 考霍塔
  愛德華 • 戴 • 考霍塔來自中國上海。1845年12月27日,美國輪船考霍塔號從上海啓程回美國馬薩諸塞州。兩天後,戴船長在甲板上發現兩名餓得半死的中國男孩。年紀較大的那個,6歲上下,因搶救無效死在途中。另一個男孩,四、五歲模樣,就是取名愛德華 • 戴(Day,船長姓) • 考霍塔(Cohota, 船的名字)的那個。愛德華被帶到馬薩諸塞州,後來他不僅參加了南北戰爭,而且在戰後繼續成為一名真正的軍人。他在美國軍隊服役長達二十餘年。他的公民權一再被否決,但他始終以共和黨身份投票。
  他1935年11月18日在南達科他(South Dakota)州的皮埃爾(Pierre)去世,享年92歲。

  2. Thomas Sylvanus 托馬斯 • 西衛納斯
  他的中文姓名叫李清(Ching Lee的音譯),1845年7月4日生於香港,1891年6月15日於賓夕法尼亞(Pennsylvania)州的印地安那(Indiana)市去世。他生前領取政府的養老金和戰爭傷殘補助金。
  西衛納斯1861年8月30日加入聯邦軍隊,時年16歲。一年後因受傷造成視力下降而被除名,但他於1863年7月11日年再次入伍。他在賓夕法尼亞作戰時受傷,在維吉尼亞的戰役中被俘。戰後釋放,已成盲人。西衛納斯獲得公民權,1880年收到一筆內戰養老金,他用那筆錢開了間洗衣店。

  3. Antonia Dardelle 安東尼奧 • 達戴爾
  1844年1月,出生於中國廣東省。
  1862年8月23日加入聯邦軍,編入康涅克狄克(Connecticut)兵團第27團A連,軍銜士兵。
  1863年1月23日的資料顯示,安東尼奧 • 達戴爾在羅德島(Rhode Island)一所醫院療傷。
  1880年10月22日入籍。
  1933年1月18日於康涅狄格州的紐黑文(New Haven)去世。

  4. John Tomney 約翰 • 湯姆尼
  中國廣東人。
  聯邦軍紐約兵團第70團D連士兵,曾晉升為正下士。
  約翰 • 湯姆尼參加過費裏德利克斯堡、錢瑟勒斯維爾和葛底斯堡等戰役。
  1863年7月2日在葛底斯堡戰鬥中,他被炮彈炸掉雙臂和雙腿。度過極其痛苦的3個月17天后,於10月19日因出血過多而壯烈犧牲。
  報道和刊物上都稱他是“一位勇敢、和善的士兵。”

  5. John Earl 約翰 • 厄爾
  1836年8月16日生於加利福尼亞。他父親在中國出生,母親在墨西哥出生。  約翰 • 厄爾加入聯邦海軍。
  1921年2月23日在加州舊金山去世。

  6. William H. Kwan 威廉 • H • 關
  參加南方軍,第12維吉尼亞輕炮兵團士兵。

  7. Kwong Lee 康 • 李
  大約1839年生於中國。
  1862年加入聯邦海軍,先在密西西比河上一艘炮艇為軍隊運送郵件。
  儘管他不是美國公民,為了保衛美國,5次在戰場上中彈。這5顆子彈打的洞,一個在頭部,一個在胸部,一個在左腿,一個在右腳,還有一個在臀部。
  1874年,康 • 李入籍。

  8. L. Kubser(Ling Kubser) L。(凌)庫布塞
  約1843年生於中國。加入聯邦軍隊,編在第64紐約步兵團F連。
  1905年1月23日在弗吉尼亞州的漢普敦(Hampton)去世。

  9. Hong Neok Woo 鴻 • 紐克 • 吳 (吳弘諾)
  1834年8月7日生於中國Antowtson 。
  1860年9月22日入籍。
  1863年6月29日誌願報名參加聯邦軍。7月1日正式入伍,編入賓夕法尼亞步兵兵團第一連,為士兵。
  來自賓州蘭開斯特(Lancaster)的吳弘諾(Woo Nong Neok的音譯)在加入聯邦軍隊前,就獲得公民權,他是當時全美國僅有的幾個取得公民權的中國人之一。
  1919年8月18日於中國上海逝世。

  美國精神
  每位華裔軍人在戰爭中的命運都是坎坷的,他們或許永遠想不到他們參加的是決定美國重大歷史命運的戰爭。歷史學者托馬斯 • 洛厄裏(Thomas Lowry)在1999年5月《華盛頓郵報》刊登的一篇報道中指出儘管服役的華裔軍人人數並不多,但是按照當時在美華人的比例,已經是少數族裔中參軍最高的。他同時呼籲要建造一座豐碑,紀念英勇善戰、忠誠奉獻的華裔軍人。是的,在他們的身上讓我們感受到了這片土地帶給我們特殊的精神。
  美國的歷史很短,但是對於歷史的重視卻十分看重。在每年的國殤日我們看到各種紀念活動,小到一家幾千人的小鎮圖書館,大到政府和各類組織。
  希望歷史不被忘記,所有英雄的名字永遠鐫刻在美國曆史上,被後人所紀念。(張柳)
Copyright © 2002-2013 Chinese Seattle New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