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要聞 | 華州點滴 | 僑社新聞 | 財經 | 美國新聞 | 臺灣新聞 | 香港新聞 | 中國新聞 | 綜合新聞 | 華州郵報
醫藥 | 女性新知 | 資訊科技 | 運動新聞 | 文艺副刊 | 生活時尚 | 綜合娛樂 | 工商消息 | 西雅圖新聞報系簡介與聯繫方式
哈登G6猶如嗑藥?只因為他錯把朋友當敵人
  馬刺與火箭的西部半決賽第六場,詹姆斯-哈登以一種極端醜陋的方式在家鄉父老面前結束了球隊本賽季的征程。在當場賽后,ESPN作家斯蒂芬-A-史密斯在SportsCenter節目中對外宣稱曾有許多名人堂球星向他控訴说哈登似乎是放棄了比賽,而史密斯個人也是覺得那時站在場上的哈登彷彿是嗑了藥一般,並表明聯盟需要着手調查此事。而與此同時,ESPN作家克里斯-海恩斯在當場賽后發的一條推特更是耐人尋味,“一位球隊高層給我發了這樣一條短信:之前是否有NBA球員因消極比賽而被調查的先例?”直到現在,已經有超過1000人轉發了這條推特。
  顯然,現在的情況對於哈登來说並不理想。
  為什麼哈登當場像是在場上完全迷失了自我?我不確定其中的原因,但有一個相對簡單的解釋或許可以闡釋這一未解之謎——在經歷了一個身心俱疲的常規賽之后,哈登的能量已經被消磨殆盡。
  在周四(當地時間)對陣馬刺的比賽中,哈登的手感降至冰點。是役他全場11投2中僅拿到10分並出現多達6次失誤,而更令人感到意外的是,他在當場竟還罕見地六犯離場。是役哈登几乎從沒有殺向禁區,並在三分綫外草草出手9次。當場火箭全隊只命中9記2分球,NBA史上最差。
  但真正鑄就這個慘淡夜晚的罪魁禍首不是別人,正是哈登自己。在今年三月,當勒布朗-詹姆斯和馬刺全隊都在為季后賽的到來而適當地休養生息時,哈登卻在公開場合下屢次對這種輪休政策嗤之以鼻。
  “我是一名籃球運動員,”哈登说道,“我只想上場打球,只有當我做好一切的時候我才會休息。我感覺我的隊友和球隊需要我上場去做我該做的事。”
  而接着,當有記者問及哈登德帥是否會在季后賽來臨前安排他輪休時,哈登還是不屑地回應道,“邁克知道自己不該和我提這個。”
  啊哈?
  哈登的隊友和整支球隊都需要他在球隊賽季的生死戰中挺身而出,但取而代之的是哈登竟在當場打出了個人本賽季最低效的一場比賽。當場他的Game Score(一種衡量球員單場貢獻的進階數據)統計為賽季最低,同時也是隊史第二差,这隻比他在上賽季對陣勇士的系列賽第五場稍稍好些,當場他總共出現了多達12次失誤。我在當場賽后曾向一名火箭高層探訪哈登表現低迷的原因,記得他當時給我的短信上赫然寫着:“他的油箱裏沒油了,這讓我們感到很失望。”
  當談及與輪休有關的話題時,德安東尼和波波維奇的觀點總是大相徑庭。在去年12月,騎士曾在一段時間輪休過三巨頭,而當時德安東尼曾如此談論這一事件,“我肯定不會這麼做。你想想有的孩子可能要在路上花三個小時只為看到自己心儀的球星上場打球。如果他們不打,那麼孩子們一定會很難過。”
  在這類事件上,德帥為球迷考慮固然沒錯,但在季后賽看到自己的弟子在場上被人痛打,肯定要比心疼球迷這種頗具情緒化的事件更令他感到難受,而在G6結束之后,他的心痛還會更甚。
  由於無法實時測量哈登運動時的心率以及他身體所承受的負荷,我們確實沒有一定的科學依據證明哈登是否是因過度疲勞而表現失常。但即便如此,我們還是可以通過一些頗具说服力的數據來窺探其中的端倪。
  根據NBA官網提供的數據,哈登在G6的節奏十分沉緩,他當場的時速僅有3.36英裏,是場上所有至少出戰10分鐘的球員中時速最慢的。在本賽季常規賽他的場均時速還可以達到3.68英裏,而到了季后賽他的場均時速卻一路下滑至3.53。雖然勒布朗-詹姆斯在之前已經連續六年闖入總決賽,但他的時速還依舊可以維持在3.75英裏。
  還有更糟的,是役馬刺前鋒喬納森-西蒙斯雖然在上場時間上比哈登少了6分鐘,但他整場2.1英裏的跑動距離卻還是要比哈登(2.03)略高一籌。
  的確,即便哈登在常規賽也像勒布朗一樣得到輪休,火箭其實也並沒有絶對的把握能夠拿下G6。但與此同時也有一個真理在過去已經得到反復證實——那些在常規賽獲得輪休的球員到了季后賽往往會比那些在常規賽滿勤的球員要表現地更好。
  在2014年奪得總決賽MVP之前,科懷-倫納德的常規賽出場時間僅排名聯盟第138位。此外,在2015年奪得總決賽MVP之前,安德烈-伊戈達拉在常規賽則普遍是替補出戰。再往后數一年,奪得2016年總決賽MVP的勒布朗-詹姆斯在去年的季后賽曾因兩次橫掃對手而獲得過多達19天的休息時間。而當時他們在總決賽中的對手金州勇士卻為了追求73勝而拒絶輪休,在西決與雷霆鏖戰七場過后,他們的氣力已瀕臨極限。
  馬刺主帥格雷格-波波維奇在常規賽則是一直恪守着他的輪休法則。一是為了避免傷病,二是為了讓球隊的第二陣容能夠通過磨合産生化學反應。
  火箭確實可以把內內的報銷作為輸球的藉口,但馬刺也有類似的情況出現——托尼-帕克賽季報銷,而科懷-倫納德第六場也沒有打。在這種情況下,馬刺的替補之所以能夠挺身而出,正是因為波波在常規賽讓倫納德輪休的時候給了他們充足的表現機會。在這種情況下,如果你想要在2017-18賽季的某場常規賽親臨現場看到一支最好的馬刺,那麼你一定要事先做好功課,並祈禱波波務必不要即興搞砸你的美好願景。
  拉塞爾-威斯布魯克和哈登都是聯盟中拒絶輪休的代表性人物,他們不僅都打出了一個MVP級別的賽季,而且在今年的季后賽也均暴露出了火力不足的問題。威少在本賽季季后賽的場均命中率只有38.8%,且場均失誤超過6次。而哈登在與馬刺的六場系列賽上則是總共投丟了45記三分。當兩人爆發力不足的時候,他們只能迷信於外線遠投,兩人在今年季后賽場均總共要投出多達20.6記三分,命中率卻只有可憐的27.3%。而常規賽這兩個數字則分別是16.5個以及34.5%。
  威少和哈登在今年常規賽中的表現固然是很搶眼,但人類的身體在當今聯盟也終究有其可承受的限度。所以说哈登在G6的低迷表現並非是出於“嗑藥”,如果你把“戰略性休息”當成是你的敵人而並非是你的朋友,那麼你的表現便會如哈登那般醉人。
Copyright © 2002-2013 Chinese Seattle New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