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要聞 | 華州點滴 | 僑社新聞 | 財經 | 美國新聞 | 臺灣新聞 | 香港新聞 | 中國新聞 | 綜合新聞 | 華州郵報
醫藥 | 女性新知 | 資訊科技 | 運動新聞 | 文艺副刊 | 生活時尚 | 綜合娛樂 | 工商消息 | 西雅圖新聞報系簡介與聯繫方式
硅谷魅力不再
  巔峯過後即是下坡路。
  近日,《經濟學人》雜誌發表了一篇名為《為什麼初創公司在離開硅谷?》的文章。
  文中作者概述了硅谷已“達到頂峯”了的幾點原因。風險投資者們將資金投入到灣區以外的地區的現象越來越多。一些知名企業家和投資人(例如Peter Thiel)都在逐漸撤出灣區。不斷高漲的房租使得業界新血液根本無法注入,更不用說去創造新事業了。另外,根據最近的一份調查顯示,有46%的灣區住戶希望搬離這塊是非之地(這一數值在兩年前為34%)。
  順理成章,關於硅谷的未來將何去何從這一話題引起了熱議。
  《鄉下人的輓歌》(Hillbilly Elegy)的作者J.D.Vance說:“作為一個創業者,很難在舊金山有所作為。”J.D. Vance同時還是Revolution’s Rise of the Rest基金的管理合夥人,這家基金專門投資硅谷以外的剛起步的初創公司。“但對於一個在俄亥俄州哥倫布市的創業者來說,成功就顯得容易多了。”
  在和Vance的談話中,Revolution的執行總裁Steve Case表示他注意到現在的業界有着一個“大趨勢”。匹茲堡、底特律和波特蘭等城市的創業者現在都傾向於呆在自己的家鄉而不是遷移到像舊金山這樣的全美創新中心進行發展。
  “過去不呆在硅谷就意味着無法成功的這一共識正在逐漸失去其威信。”
  “在過去20年間,硅谷的人才流入正在明顯開始放緩,”Case說道,“人們不應該只關注資本的流向,人才流向同樣重要。而且過去不呆在硅谷就意味着無法成功的這一共識正在逐漸失去其威信。”

  再見了,舊金山

  種子期風險投資公司Cowboy Ventures的創始人Aileen Lee在與風險投資家Spark Capital的普通合夥人Megan Quinn和Benchmark的普通合夥人Sarah Tavel進行交談時說道:“住在這裏實在太貴了。”
  “我知道灣區依然有着很多的人在努力工作以解決這個問題,我也希望他們能如願,”Lee補充道,“這是塊神奇的土地,我們如果想要好好地在這裏生活又不用擔心收支相抵的問題的話,可以說極具挑戰性。”
  Cowboy的投資組合公司中的一家公司選擇將公司地址從硅谷遷到了科羅拉多州,以擴大其業務規模。這一舉動放在過去就意味着失敗。然而如今,這可能意味着該公司的商業嗅覺極其敏銳。
  Quinn表示,Spark公司的25家處於成長階段的投資組合公司中,總部位於北卡羅來納州羅利的Pendo最容易在當地和舊金山灣區招募人才。
  她建議其它總部位於灣區的已步入發展後期的公司在硅谷外再設立一個辦公區,那樣能夠吸引到更多的低成本人材。
  “我們經常叫他們去瀏覽flySFO.com,然後以舊金山為出發點選出有三小時直飛航班的建有大學的城市,然後在那裏儘快設立一個辦公區。”Quinn說道。
  儘管如此,這三家公司還是給很多位於舊金山的公司進行了投資。例如Benchmark最近的10起投資中,8家企業就位於舊金山。
  “如果想要建立一個幾十億美元市值的公司你就必須得在舊金山,我以前對於這個看法深信不疑,”Travel說道,“我現在改變想法了。”

  被低估了的人材

  海灣地區的很多風險投資公司會對該地區以外的科技人才視而不見。但是信不信由你,即使在美國的中小型市場中也有着偉大的工程師。
  Backstage Capital的創始人Arlan Hamilton宣佈了該公司會加快擴大那些由被低估的創始人所領導的公司。該項目將在4個城市進行;值得一提的是舊金山不在其中。
  相反,這家公司會與費城、洛杉磯、倫敦和另外一個由公衆投票而決定出來的城市的公司合作。Tinsel and Black & Brown創始人Aniyia Williams將率先開啓費城的這一行動。
  William說道:“對於我們來說,這個項目是為了縮小貧富差距,解決科技領域的不平等問題。我們需要每個人都積極地參與進來。”Hamilton還補充說,她認為洛杉磯和倫敦的科技人才是不能被忽視的。
  “這麼多的錢和這麼多的投資者…這讓我想起了三年前的硅谷。”Hamilton說道。

  硅谷VS中國

  硅谷衰敗的原因可能不僅僅是因為不斷上漲的生活成本或者是忽視了其他地區的人才的投資者。也有可能是因為不斷加劇的海外競爭。
  紅杉資本的早期和成長型公司投資者Doug Leone表示他注意到中國的業界有着非常不一樣的職業觀念。他解釋說,中國的企業家要比美國的更加有衝勁,並且在工作上花的時間要多的多。“我之前和中國人一起吃飯直到晚上十點,可是等吃完飯他們居然又去工作了。”Leone回憶道。“這在美國根本不可能。我不是在說美國的創業者也必須要這麼做,但差距就擺在那裏。同為創業者他們有着相似的性格,有着相似的夢想,並且同樣想要去改變這個世界。他們拼勁十足,我認為中國的創業者們要更加努力,因為他們極度渴望實現夢想。”
  然而,雖然很多人現在都在質疑硅谷,但是硅谷依然是投資家和創業者們的一塊寶地。
  現實是,從事科技產業中的人是很擔心泡沫會隨時破裂、市場會隨時崩塌還有“硅谷的巔峯”最終會到來。
  也許,只能說也許,硅谷會成為永恆吧。(獵雲網)
Copyright © 2002-2013 Chinese Seattle New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