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要聞 | 華州點滴 | 僑社新聞 | 財經 | 美國新聞 | 臺灣新聞 | 香港新聞 | 中國新聞 | 綜合新聞 | 華州郵報
醫藥 | 女性新知 | 資訊科技 | 運動新聞 | 文艺副刊 | 生活時尚 | 綜合娛樂 | 工商消息 | 西雅圖新聞報系簡介與聯繫方式
疫情下寂寞芳心遇网上“爱情骗子”诈财
(图源 GETTY IMAGES)
香港女子伊冯娜(Yvonne)走出银行,不禁愉快微笑。想到能帮助她的英国男友,她是由衷的高兴。
然而她还没有和这个男朋友见过面。但经过一个月的密集电邮通信和几通浪漫的电话之后,这位自称是南美一个石油钻探公司运营经理的男友答应会飞来香港见她。不过在飞来香港之前,他说需要钱来购买必要的钻机零件。她很爽快地转账4万港元(5160美元)给了这位男友。
但是,没过多久,“男友”又要求再次汇款。55岁的伊冯娜是位酒店业者,她要求匿名以保护自己隐私。到这时她才意识到自己网络约会的男友根本就是骗子。“他告诉我,他的女儿出了意外,需要筹钱做手术。这个手法太假了,我终於恍然大悟!”
伊冯娜并不是香港唯一的网络浪漫骗局受害人。根据香港警方的数据,2020年1月至9月,香港有681人的储蓄被这样的网络陷阱骗走。此数比去年全年的数字多了50%以上。
落入网络爱情骗局的香港女子会被她们的网上“男友”说动转钱给他们。
(图源, GETTY IMAGES)
网上骗子通常会在社交媒体上假冒是军人、生意人或专业人士,特意营造一种异国的浪漫情调。他们会仔细研究行骗对象的个人信息,然后利用这些信息与受害者用英语短信交谈。香港警方发言人说,在频繁短信交往后,“骗子和受害人会发展出亲密的关系,成为网络情侣。”然后,骗子会要求受害人转钱到他们的海外银行账户,以帮助他们的商业计划,或解决财务困难,甚至是为了寄送情人礼物而需要缴清关费。“通常情况是,受害人和骗子从来没有见过面。”
新冠肺炎的大流行增加了这种受骗风险。因疫情影响,远程工作越来越普遍,许多人感到寂寞孤独,渴望与人交往。2020年11月的一项研究显示,香港人“精神健康状况堪忧”,超过65%的受访者称,他们出现了临床程度的抑郁、焦虑和压力症状。
据香港的约会和恋爱顾问瓦伦蒂娜•图多斯(Valentina Tudose)说,这些变化为网上骗子带来了意外的好处。“新冠肺炎对骗子是一个大好机会。他们可以向对方说,他们在隔离中或在另一个城市,所以无法与对方见面。(受害者)不能如同以往那样容易揭穿他们。”
在香港,女性特别容易被网上爱情骗子所骗。香港警方的数据显示,2020年近90%的已知受害者是15岁至85岁的女性,总共损失约1.608亿港元。
图多斯说,尽管香港的性别平等程度相对较高,但中约会骗局的女性特别高是源於香港女性所面临的隐性社会压力。
她说,“这与此地的传统价值有关。香港父母会要求女儿要好好读书,不要在中学或大学约会谈恋爱,所以香港女孩在24或25岁的时候,即使有一份很好的工作,也几乎没有恋爱经验。”然而此后不久,女孩家人对她们的期望就转变为要尽快结婚成家。这使得许多年轻女性容易在情感上受骗,而些骗子很擅於操纵她们的情感。
家人要求结婚成家的压力使得很多单身女子容易坠入爱情骗子的陷阱。
(图源 GETTY IMAGES)
香港中文大学研究性别与性爱的助理教授陈力深(Chan lik -sam)也认为,香港女性“面对的是爱情追求和性别角色的矛盾需求”。他说,“女性被认为应该经济独立,不要靠男人,以免被贴上‘港女’的标签。”所谓“港女”是对拜金、自恋和傲慢的香港女性的贬义词。“但太过强势也会让人皱眉。”
而且,在人口密度很大的香港,要避免传统的家庭逼婚压力并不容易,尤其现在有很多年轻人因为房租太高而被迫和父母住在一起。政府数据显示,2019年,超过90%的15岁至24岁的香港年轻人,超过一半的25岁至34岁的香港人是与家人同住。
一方面是年轻女性受到压力要赶快谈婚论嫁,而许多未婚的年龄较大女性则担心的是她们能够生儿育女做母亲的日子已不多,这使得年龄较大的女性也容易上当受骗。尽管在30岁以上的人口中,香港的男女比例是3比2,男多於女,但也於事无补。
陈力深说,对女性的这种额外压力来自中国普遍存在的文化现象,如果女性在快30岁或30岁出头还没结婚,就会被贴上“剩女”的标签。这意味着这些未婚女性不再被视为人生成功女性或潜在的谈婚论嫁对象。女性被鼓励经济要独立,要有自己的事业,但是期待她应该和谁约会及什么时候结婚仍然在很大程度上受到文化规范的影响。他补充说,“为了满足这种期望,年长女性更渴望发展感情,因此也更容易受到感情骗局的伤害。”
姬蒂(Kitty)是一名47岁的媒体工作者,她在交友软件上遭遇了四起网络恋爱诈骗。一个和她交谈了一个月的男人声称在土耳其遇到了麻烦,需要2万英镑。她看得出这是一个骗局,因此中断了联系,但她承认感觉自己很易上当。
由於事业原因姬蒂要求匿名。她说,“我的事业发展得很好,但是我的爱情生活很空虚。有时我觉得自己若有所失,感到老了,人很脆弱。如果女性觉得自己是在寻找缺失的另一半时,她们在情感上会变得非常脆弱,如果有人对她们表示爱意,她们就会变得很盲目。有些人是害怕孤独。”
孤独寂寞是2020年的一个普遍问题。许多人继续在家工作,也少了旅行和社交,新冠疫情大流行带来的许多变化看起来可能还会持续下去。这会让更多爱情骗子上网骗钱,比如那些引伊冯娜上钩的骗徒们。
伊冯娜首次被骗后,在网上约会时又遇到了几个向她要钱的人,因而对网上约会失去了信心。她说她不会再相信网上提供的任何个人身份资料,并且从此不再上网约会。
她建议那些想在网上约会找寻意中人的女性,只有和这个男人亲自见面后才可相信他的话。姬蒂则建议香港女性的爱情观念要做彻底改变,“不要太快就爱得神魂颠倒失去自我。我追求爱情经历很多磨难之后,已学会了如何更多地爱护自己。这比寻找一个人来成全自己还要好。我曾使用网上约会来寻找我的‘另一半’,但没有这样的另一半。其实我们本身已经是完整的。”

请访问 BBC Worklife 阅读 英文原文。
谢曼尼‧李( Chermaine Lee )
Copyright © 2002-2020 Chinese Seattle New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