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要聞 | 華州點滴 | 僑社新聞 | 財經 | 美國新聞 | 臺灣新聞 | 香港新聞 | 中國新聞 | 綜合新聞 | 華州郵報
醫藥 | 女性新知 | 資訊科技 | 運動新聞 | 文艺副刊 | 生活時尚 | 綜合娛樂 | 工商消息 | 西雅圖新聞報系簡介與聯繫方式
那些手不釋卷的武俠太太
聯合文學【文/廖文綺】

《紅樓夢》的賈寶玉曾說過:「女孩兒未出嫁,是顆無價之寶珠,出了嫁,不知怎麼就變出許多的不好的毛病來,雖是顆珠子,卻沒有光彩寶色,是顆死珠了,再老了,更變的不是珠子,竟是魚眼睛了。」
在封建制度男尊女卑的壓抑下,女人一旦步入婚姻,從此以夫為天,相夫教子成了唯一的選擇,自我的性情面貌,往往也在柴米油鹽瑣事裡,一點一滴磨耗殆盡。幸好武俠世界給了女性更寬廣的天空,女人婚後也可以習武功、當掌門,或閱覽群書、或精修武藝,總之是不甘黯淡,甚至取得進一步的提升或改造。
在金庸一雙洞明世事的慧眼中,刻劃了許多人妻的婚後形象,有些或許是他內心的嚮往,又或者是人生歷程的回憶,唯一的共通之處,便是在於她們婚後接觸了某些武學秘典或書籍,以致改變了自己與他人的命運。

為夫犧牲型——老公的心願就是我的心願:馮蘅、黃蓉
(源自小說《射鵰英雄傳》)

傳說中的武學寶典《九陰真經》,改變了太多人的命運,就連自詡狂傲絕塵的黃藥師也意欲染指,串連妻子馮蘅,以其過目不忘的本領從周伯通手中騙取了真經內容。她於武學一竅不通,全是為了成全丈夫的武學野心才參與此事,多年後因陳梅二徒私盜真經,她為了撫平丈夫心中的遺憾,強憶出下卷真經的內容而油盡燈枯,留給黃藥師一輩子的悲傷與寂寞。
而黃蓉遺傳了自母親的癡情天性,為了郭靖,情願捨棄桃花島的燦爛芳華,竭力投入守護襄陽的艱困戰場。兩人年少時闖蕩江湖,意外在鐵掌幫獲得了兵法奇書《武穆遺書》,憑此不但令郭靖擁有軍事謀略協防襄陽,也使得黃蓉受到書中岳飛忠勇報國的精神感召,了悟國族大義。這時的她早已不再是任性妄為的小妖女,而是一代女俠的胸襟格局。馮蘅、黃蓉這對母女的故事,讓我們知道,為了愛情,就連心靈世界也可以一併交付。

為家付出型——家庭是我的唯一:岳靈珊、裘千尺
(源自小說《笑傲江湖》、《神鵰俠侶》)

天真爛漫的小師妹與陰毒乖戾的裘千尺,其實也有著相提並論的可能。岳靈珊婚後意外發現思過崖秘洞中的劍招,不但窮盡五嶽劍派的武學菁萃,更有不少早已失傳的精妙劍法。岳靈珊修習「岱宗如何」、「五大夫劍」等劍招,在封禪臺上一鳴驚人,卻意外勾出與令狐沖青春年少的戀愛過往,引得林平之猜忌,而父親岳不群亦視她為爭權奪利的棋子,甚至為了安撫莫大,對她當眾摑掌,毫無顧惜。裘千尺則是憑著過人的武學內涵,挖空心思將公孫家的武學,如「陰陽倒亂劍法」等破綻一一補足,期許丈夫的成就更上層樓,想不到丈夫的武藝是精進了,卻教她換來涼薄背叛的枯井生涯。
或許她們都以家庭為人生的重心,岳靈珊的付出帶著幾許無奈與不得已,夾在父親與丈夫矛盾中的她原就無路可去;裘千尺生性殘暴,彷彿玩弄傀儡似地將丈夫操之於手,以致反遭痛擊。小師妹委屈求全,死得慘烈,可幸還有個大師哥給予她最後的溫暖,裘千尺則始終不明白,家庭本該是最寬容舒適的所在,而非處處控管的監獄。

自立自強型——為了尊嚴,所以我堅強:寡婦梅超風、棄婦周芷若
(源自小說《射鵰英雄傳》、《倚天屠龍記》)

這兩位,一個臉色森黑,陰沉可怖;一個秀若芝蘭,貞靜端華,偏偏因為《九陰真經》的白蟒鞭法與白骨爪,底子裡竟透著相似的魔頭本色。《九陰真經》是一部神奇武典,王重陽曾以之反制林朝英的《玉女心經》,幾十年後,黃蓉又將之密藏於倚天劍,寄託郭襄日後復國之用。然而這部武典,最後只成全了梅超風與周芷若。
梅超風誤解真經涵義,以人頭骷髏修練九陰白骨爪,於是「鐵屍」的威名橫行江湖,教人聞風喪膽。周芷若則是在大庭廣眾之下,遭到張無忌棄婚羞辱,立馬以白骨爪狠抓情敵趙敏的肩頭,生生以五指鑿出了五個血窟窿,幾乎令趙敏命喪當場。爾後更憑「白蟒鞭法」稱霸屠獅大會,與武當派周旋為難,佔盡一時榮光。
陳玄風橫死蒙古,張無忌三心二意,終究難以依靠。勇敢走出男性的庇護,褪去小鳥依人的柔弱,梅周二人的驕傲與堅強,儼然成為金書中一抹奇詭的異色,令人膽寒之餘,更教人欣賞。

與夫鬥強型——我就是一定要贏過你:王難姑
(源自小說《倚天屠龍記》)

與以上人妻的類型迥然不同,自視甚高的王難姑將爭強好勝的態度帶入婚姻生活,更將丈夫看作永遠的競爭對手,她浸淫毒物書籍、提升自己的使毒功力,沒想到在一次次與丈夫競技失敗的過程中,自尊也瀕臨破碎,若不能透過打敗丈夫來證明自己,心靈將永無安寧。這實在是荒謬而可笑的婚姻悲劇,像得了強迫症似的,王難姑最後甚至以三蟲三草的劇毒來毒害自己,逼胡青牛施展本領,如果不是張無忌在旁,釀成的遺憾自不待言。讓人不禁想問王難姑:難道婚姻生活於她,竟只是互拚高下的修羅場嗎?

同場加映:兩腳書櫥的俠女——趙敏、王語嫣、王夫人
(源自小說《倚天屠龍記》、《天龍八部》)

書籍在無形中變化了武俠人妻的生命歷程,同時也給其他女性角色的愛情帶來舉足輕重的影響。趙敏將周芷若懷中的《武穆遺書》順手牽羊給了張無忌,自己雖未閱覽內容,也知道這部兵書將被明教用以推翻元朝。想必張無忌接過兵書之際,手上也覺得沉甸甸地有若千鈞之重吧,那不只是漢人的希望,更是趙敏的情意。又譬如,待字閨中的王語嫣渾不會武功,卻硬生生熟記天下武學,以淵博學識作為籠絡心上人的禽犢,這此中,武典裡一招一式的刀劍相拚,全都承載著她對慕容復的癡戀。閱讀於她,是最苦澀也最甜美的初心。
反觀其母王夫人,雖從無量玉洞將萬千藏書搬遷至瑯環福地,自己卻一字不讀,鎮日只醉心於搜羅各路茶花,而拋擲滿室書香。長年缺少閱讀滋潤的王夫人,正好應了黃庭堅「三日不讀書,面目可憎」之語,秀麗於外而粗鄙於內,無怪段譽對其野蠻行徑不敢恭維,情郎段正淳也視她為最麻煩的風流債主,十多年來遠避不見。
金庸筆下一位又一位耀眼的女俠,透過研讀武功秘笈,或者爬上武林高峰,得到呼風喚雨的能力,又或為了心上人情願犧牲,走向令人歎息的人生道路。她們向讀者揭示了:樂於閱讀、提升自我的女性,在婚後依然能另覓心靈的天地,散發獨特的魅力。賈寶玉的評論畢竟囿於時代,其實女性只要能在閱讀裡品味人生,不管少女、人妻,詩書之香都能薰陶氣質,而寶珠的瑩潤燦美,自然也將歷久。

【廖文綺】國語文補教老師,溫武獎得主,出版《荊都夢》一書,著有鏡文學簽約作品《夢幻甜點師》。深愛故事,熱愛閱讀,欣喜於用文字記錄心靈的悸動。
Copyright © 2002-2013 Chinese Seattle New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