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要聞 | 華州點滴 | 僑社新聞 | 財經 | 美國新聞 | 臺灣新聞 | 香港新聞 | 中國新聞 | 綜合新聞 | 華州郵報
醫藥 | 女性新知 | 資訊科技 | 運動新聞 | 文艺副刊 | 生活時尚 | 綜合娛樂 | 工商消息 | 西雅圖新聞報系簡介與聯繫方式
联合早报 不同世代港人看香港回归25年
时光飞逝,7月1日是香港回归中国25周年的纪念日。在逾700万港人当中,不同人在过去25年里各自经历了不同的人生,有着不一样的体会。《联合早报》访问了三名不同年龄层的港人,倾听他们回首过往和展望未来。
谭文强(25岁)在1997年出生,被称为“回归宝宝”。像他这个年纪的港青,成长过程中的重要里程碑都与香港的重大事件不谋而合:1997年出世、2003年幼稚园毕业、2008至2009年小学呈分试和毕业、2014至2015年备考公开试和中学毕业、2019年大学毕业。
对谭文强来说,2003年50万港人上街反对《基本法》23条立法,在他脑海里的印象并不深刻,毕竟那时候他还小。直至2014年,香港爆发九七年回归以来第一次大规模的社会暴力抗争运动,当年他就读高中,有些同学参加了占领金钟行动,终于让他首次感受到政治的巨大冲击。
到了2019年,香港爆发反修例运动。谭文强不但有同学投入抗争,甚至大学也被迫停课,无法上学。除此之外,谭文强的家人从事宾馆生意,宾馆刚好位于抗争地区,每天都有示威者在街上闹事,结果生意损失惨重。

谭文强:身边年轻朋友十个就有七个反政府

谭文强慨叹,身边的年轻朋友,十个就有七个反政府,原因是多年的教育潜移默化,“香港的中国历史科不是必修科,通识科又倾向批判政府,造成许多年轻人没有中国人的身份认同感。”而谭文强由于就读爱国学校,几乎每年都会到中国大陆交流。随着对国家的认识更深,他的中国人身份认同感也越发强烈。
为此,谭文强大学毕业后,就毅然投身一家青年慈善机构服务,希望发挥自身影响力,带动更多香港年轻人正确认识大陆和香港之间的关系。他说:“我希望自己能够出一份力,改变部分港青的固有观念,抓紧大陆发展的机遇发挥所长。”
和谭文强一样,李文龙(化名,35岁)小时候也曾经对香港回归中国有过热切的期盼,认为随着经济发展,中国会越来越走向民主。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期间,他对中国的认同感更达到了高峰,在观看奥运开幕式时不禁流下自豪的眼泪。
但从同年的年底开始,这种认同感就拾级而下。原因是,中国大陆进一步开放港澳自由行后,许多大陆人在毒奶粉事件后纷纷到香港抢购奶粉,之后又到香港产子。这些行为严重冲击了香港人的生活。
从那个时候开始,李文龙开始就香港政治议题发声,不时参加一些针对大陆旅客的游行活动。2019年的反修例运动,李文龙的思想进一步激化,成为本土派支持者,经常上街游行。直到2020年《香港国安法》生效后,他才开始收敛,目前在一家企业当普通文员。
过去两年,香港政局持续动荡,不少港人纷纷离开香港移居海外。李文龙由于父母年迈,选择了继续留下来。他说,近年已在调整心态,倾向在香港以“揾食”(粤语,谋生之意)为重,但他希望以后有机会的话就移民外国。

梁永乐:香港社会严重撕裂北京和民主派都有责任

回顾过去20多年,香港社会一天比一天撕裂,但期间并不是没有和解的机会。2017年香港举行特首换届选举,特首候选人之一、曾任香港财政司司长的曾俊华,就一度被视为是有望促成大和解的人选,可惜他在选举中败给了林郑月娥。
当时,香港资深传媒人梁永乐(46岁)正好是曾俊华的竞选团队成员。他忆述,回归初期在一些公开活动或者私下场合见到中联办官员,向他们询问对香港事务的看法时,这些官员都闭口不谈、匆忙离开,“当时中联办严守港人治港原则,完全不干预香港内部事务,是真正的一国两制。”
2003年后,香港政治环境逐渐恶化,北京开始介入香港事务,而香港民主派阵营也冒起激进思潮,结果双方愈来愈不信任彼此,导致2014年占中运动和2019年反修例风波爆发。
梁永乐认为,目前香港社会严重撕裂,北京和民主派都有责任。一方面,北京不熟悉香港,对港政策接连出错,尤其是自由行政策导致陆港文化冲突,触发香港滋生本土思潮。另一方面,民主派没有国家观念,不懂得妥协,结果触发北京全方位介入香港事务。
梁永乐早在约10年前开始转型,目前是升学专家,主讲升学讲座,为家长分享选校心得、攻略等意见。据他观察,《香港国安法》实施后,不少香港中产家庭纷纷移民海外,反映许多港人对香港前景失去信心。
但梁永乐对香港的未来仍然保持着审慎乐观。他指出,香港是块福地,以教育为例,中美交恶,反而导致更多大陆学生到香港升学。他相信经过一段日子的沉淀后,香港社会仍会重返正轨,恢复昔日的活力。
Copyright © 2002-2022 Chinese Seattle New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