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要聞 | 華州點滴 | 僑社新聞 | 財經 | 美國新聞 | 臺灣新聞 | 香港新聞 | 中國新聞 | 綜合新聞 | 華州郵報
醫藥 | 女性新知 | 資訊科技 | 運動新聞 | 文艺副刊 | 生活時尚 | 綜合娛樂 | 工商消息 | 西雅圖新聞報系簡介與聯繫方式
中亞曆史上的族群變遷
中亞位於毗鄰我國西部,中亞地區的穩定與否關係到地區的安定。因此追溯曆史,發掘曆史中的族群變遷,分析中亞地區族群變遷的原因,以及對地區的影響,定會對處理現時局的地區問題的解決由啟發意義。
一、中亞的概況
目前,國內外學者對中亞地區疆域的界定的看法並不 一致,大體上可分為狹義的和廣義的兩種界定。狹義中亞指的是阿姆河和錫爾河兩河流域為中心的地區,主要為現代的中亞四個半共和國,或泛指中亞五國;廣義的 中亞是指南起昆侖山脈,西到帕米爾、天山山脈和準格爾西支,北達阿爾泰山、唐怒烏拉山和外貝加爾山,東至大興安嶺,甚至有些人主張包括西藏在內。目前學術 界主要運用狹義的概念,是指蘇聯解體後出現的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坦、烏茲別克斯坦、塔吉克斯坦、烏茲別克斯坦以及土庫曼斯坦五個獨立國家。但是在談到中 亞曆史上的族群變遷時,涉及的地域範圍要比現在所指的中亞五國廣一些。 中亞雖然基本分布的是草原地區,由於地理、氣候、河流等因素,草原文化與農業文明有著明顯的區別,但是也有少部分農耕地,農業在適當和較小的地區是可以存 在的。但是它在整個經濟中式微不足道的,居民基本是以遊牧為主生活。中亞草原的氣候特征是大陸性氣候,冬季寒冷,夏天炎熱,幹燥是其突出特征。在中亞地區 無論是長角的牛,還是駱駝、綿羊、山羊或者是馬隨處可見,它們就是他們的財產和國家財富。為了確保經濟自足或者過度放牧,牧群必須不斷地遷移,在一定範圍 內遊牧。這就是史書說的“他們過著逐水草而居”的生活。在馬牛羊中又以馬為 主要的財富。草原是馬的故鄉,自從有了馬,不僅改變人們的生活方式,而且還改變經濟和戰爭的格局。
二、中亞的民族構成狀況
根據已考古發掘出來的新石器時代的遺物所證實,在遠古時期在中亞地區就生活著一些部落。在中亞草原地帶有一條天然的最早的分界線,這就是天山山 脈和阿爾泰山脈,在此界限的西麵生活著印歐語係的人,東麵生活著蒙古 - 突厥人。印歐人最早大概發源於黑海北岸地區,曾在那裏牧牛,從事少量的農耕。因為主要靠畜牧為生,所以隻要發現有理想的地方,他們就用大牛載起所有的行 李,朝那裏遷移。大約公元前 2000 年米努新斯克附近的阿凡納羨沃文化,以及在阿爾泰山與裏海之間地區出現的安德羅諾沃文化的創造者們都屬於印歐種人。到公元前 2000 年時,他們已分布在多瑙河平原到奧克蘇斯河和賈哈特斯河流域的廣闊地區。他們以這片廣闊地區為根據地,向外遷徙,遷入各文明中心———巴爾幹半島、近東、 中東、中亞和印度河流域。考古專家已經證實一些講印歐語、伊朗語、斯拉夫語、日耳曼語、羅曼語、凱爾特語、希臘語、阿巴尼亞語、吐火羅語的印歐分支已經逐 漸在古代文明地區興起。古代印歐種人向文明地區發起過三次大的遷移。第一次遷移大概發生在公元前 2000 年—公元前 1800 年之間,這一次除中原地區的黃河流域文明以外,其他的各大文明都受到不懂程度的衝擊。主要有入侵希臘的愛奧尼亞人和阿卡亞人,入侵小亞細亞的赫梯人和裏海 西岸紮格羅斯山南下的喀西特人和進入印度的雅利安人。第二次遷移大概發生在公元前 1200—公元前 1000 年,這一次包括黃河流域在內的各古代文明都受到衝擊。印歐種多利安人進入希臘,米底人進入西亞,吐火羅人進入中國西部。印歐人的第三次遷移發生在公元前 700 年—公元前 500 年之間。從此以後,中亞草原上出現了影響更深遠的,抗日持久的,由東向 西的民族大遷移。公元前 7 世紀以後,在整個大草原地區占統治地位的已不是印歐種人,而是蒙古種人。直到公元初的幾百年,最後一批印歐種人才從草原上消失,他們被突厥人——蒙古所取 代,他們是公元 1 世紀的匈奴人,3 世紀的鮮卑人、5 世紀的柔然人,6 世紀的突厥人、8 世紀的回鶻人、9 世紀的黠戛斯人、10 世紀的契丹人、12 世紀的克烈人,最後是 12 世紀成吉思汗的蒙古人。
三、中亞曆史上的族群變遷的原因
原始人類群體經氏族、部落、部落聯盟逐漸演化為各種不同的民族共同體後,雖然再也不是地球上的漫遊者,有了較為固定的活動空間,但是,部分的或 局部的遷移一直是伴隨著民族曆史發展的一種常見現象。在不同的地區、不同的曆史時期,導致民族遷徙的原因是多種多樣的,有政治原因,也有經濟原因。
(一)政治原因
回顧中亞的曆史,一位學者的論斷是極富啟迪意義的,那就是:“中亞的畜牧業遊牧民族,與亞洲邊緣上的高度農業文化之間的交替表演,就成了亞洲曆 史的節奏。”總體來的說,這些遊牧族群建立部落或者講的是國家驟然崛起,又很快衰弱,真是“來也匆匆,去也匆匆。”在世界各民族發展史上,居於統治地位的 民族往往出於政治的目的,把本民族的一部分或其他民族遷離原來的居住地,安置在另外一個地理區域。如在曆史就多次出現: 兩個或兩個以上的民族之間,因爭奪耕地、牧場、財產、人口、牲畜而發生戰爭,在戰爭中如果戰敗的民族沒有被消亡或被勝利者兼 並,那麼這個民族就必然要遷徙。如果這一個民族遷徙到一個已經有其他民族居住的地區,那麼新的戰爭又很可能爆發。公元前 2 世紀初,秦朝為了抗擊匈奴,派蒙恬修築長城,這一工程持續了 11 年左右。為了生存,匈奴開始與草原各族展開鬥爭,在鬥爭中強盛的匈奴取得了勝利並逐步向西擴張,趕走了居住於祁連山敦煌之間的月氏,月氏在西遷的過程中有 占領居於伊犁河和楚河之間的烏孫人,大概是在公元前 160 年,烏孫人在向西逃亡的時候,壓迫著在草原上遊牧的塞人,塞人在向西和西南逃亡的時候,自己占據了西徐亞人的地方。
(二)經濟原因
經濟的動遷是民族遷徙最根本的原因。當人類由散漫的遷徙走向定居或半定居生活、有了農業和牧業的分野後,受各自不同經濟活動方式的影響,其遷徙 也有不同的特點。一般而言,農耕民族由於農耕生產的定著性決定了他們可以較長時間穩定的居住在某地,而迫於生存壓力進行的遷徙活動並不是太頻繁。遊牧民族 則由於其經濟生產需要不斷變更牧場,以便恢複牧場的肥力,保證牲畜足夠的飼料,所以,他們隻能“逐水草而居”,其有規律按季節變化循環遷徙放牧本身就是一 種特殊形式的遷徙。同時,由於對其經濟發展起決定作用的草場麵積基本是固定的,載畜量也是相對固定的,草原上的政權和民族可以不斷更替,但人口數量隻能保 持相對穩定,當有限的草場資源不能滿足人口增長的需求時,草原上的部落大都會聯合起來向外擴張,奪取新的草場,這自然會引起草原上頻繁不斷的民族遷徙。公 元 6 世紀中期,突厥首領土門之弟室點密率領一路突厥人在征服了天山南北以後,由征服了錫爾河以北的草原。以後突厥人向西遷移,在吉爾吉斯山以北的千泉建立了汗 庭。室點密死後,其子達頭可汗又把領土擴張到阿姆河流域以南的吐火羅地區。6 世紀後期,突厥人以阿爾泰山為界,分裂為東西兩個汗國。東突厥汗國統治者統治蒙古高原地區,西突厥汗國統治天山草原和哈薩克草原。由於地理和經濟實例的限 製,東突厥汗國的領土沒有得到擴大,而西突厥汗國的活動的範圍一直向西擴張。因此無論是突厥汗國分裂的因素,還是東西突厥的擴張都是因經濟動力而出事的, 都因勢力的衰弱而走向曆史的角落。
  (三)自然環境原因
在民族遷徙的諸多原因中,自然環境的變遷尤其是氣候的變化是民族遷徙一個非常重要甚至在某些情況下起決定作用的因素。關於自然環境變遷與民族遷 徙,在世界民族曆史發展的進程中可謂是一個不容忽視的因素。如 13世紀蒙古人大規模向外擴張也是由於居住地氣候變幹和牧場條件日益變壞所致。在這次民族變遷中由於蒙古人的南下和西遷,導致中亞民族格局的大變動。蒙古 人在征服西遼和東遼之後,成吉思汗的下一目標就是與西遼比鄰的花剌子模帝國。花剌子模至 11 世紀末,領土不斷擴張,其領土包括中亞地區、阿富汗、伊朗等在內的伊斯蘭大帝國。1218 年成吉思汗遣派 500 商人,450 隻駱駝在金銀與貴重的物品前往花剌子模,至錫爾河中遊的花剌子模的邊境城市訛答剌時,其商人和被搶劫成吉思汗聞訊,大怒,決定親自討伐哈喇子墨的挑釁的行 為。成吉思汗與 1219 年率 20萬大軍兵分四路進攻花帝,最後以勝利結束。暫且不管這場戰爭是非正義,但可以看出這場戰爭的直接原因是氣候變化引起的。
中亞是東西方文明的碰撞區。了解和研究中亞曆史族群遷的曆史,不僅可以洞悉中亞曆史上民族變遷原因或者影響因素,更為重要的是可以通過這段擴日 持久的,由東向西的族群變遷窗口,來了解當時的,當地的政治,文化,地理、氣候以及風土人情,在曆史的場合中笑看曆史的浮沉。通過不斷族群變遷和融,不僅 通過這樣的方式傳播技術,還播散了友誼。具體來講有以下幾個方麵:
1.變了農耕世界和遊牧世界的曆史格局,從宏觀上講,民族大遷徙的過程亦是兩大世界互相融合,互相影響的過程,促進了人類文明的進化。
2.族大遷徙是人類曆史發展的必然結果。兩大世界的形成造成農耕世界和遊牧世界在物質文明、精神文明方麵的鮮明差異,這種差異在強大曆史動力的作用下,必然尋求兩者的統一和平衡,造成先進與落後的交流和滲透作用,然後形成一種新的曆史平衡。
Copyright © 2002-2013 Chinese Seattle New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