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要聞 | 華州點滴 | 僑社新聞 | 財經 | 美國新聞 | 臺灣新聞 | 香港新聞 | 中國新聞 | 綜合新聞 | 華州郵報
醫藥 | 女性新知 | 資訊科技 | 運動新聞 | 文艺副刊 | 生活時尚 | 綜合娛樂 | 工商消息 | 西雅圖新聞報系簡介與聯繫方式
“答題卡上的作文不是我寫的” 4名河南家長質疑孩子高考答題卡“被調包”
  (新京報/段睿超 齊鑫 李想俁 王豔華)
  近日,一篇《四家長質疑考生答題卡調包,紀委介入檢察官實名舉報》的自媒體文章,在朋友圈瘋轉:4名來自鄭州、洛陽、周口等城市的家長表示,4家孩子今年的高考分數與以往成績、高考後估分嚴重不符;他們懷疑孩子的答題卡被人調了包,並向紀檢監察部門實名舉報河南省高考招生辦公室相關負責人“濫用職權、組織考試作弊、內外勾結”。
  8月6日下午,新京報記者見到了兩名實名舉報的家長。他們表示,家長們已將自己通過各種渠道掌握的“答題卡被調包”的證據提交給紀檢監察部門,“(調查組)已經在做筆跡鑑定”。
  另外兩名尚未見面的家長也在電話中表示,他們願意對實名舉報的真實性負責。

  與估分相去甚遠的成績

  當晚8時許,河南省教育廳發佈通報稱,針對“個別考生家長質疑考生答題卡被調包”一事,紀檢監察部門正在調查,結果將及時公佈。
  參與實名舉報的蘇先生來自河南周口,他的女兒在鄭州一中就讀,那是鄭州最好的中學之一。“女兒6月8號生日,從小我就開玩笑逗她,說她就是為高考而生的。”
  蘇先生回憶,為了女兒的教育他操碎了心。從初中起,女兒就從周口轉到鄭州讀書,在河南省實驗中學初中部。“高中折騰了下,在老家周口的鄲城縣第一高級中學上過幾個月,但因為受不了那裏的氛圍,又回到鄭州一中了。“考前,蘇先生看到女兒的考生號的尾號是985,他認為是個好兆頭。“當時為了給她減壓,開玩笑說她今年考上‘985’是沒跑了。”
  高考結束後,女兒估分627分。但6月25日高考成績出爐時,女兒只考了335分。
  無獨有偶,在實名舉報的網帖中,家住洛陽的楊夢之(化名)估分500多分,查詢成績230分;商丘盧女士的女兒估分500多分,查詢成績243分;家住信陽的李聞天(化名)估分500多分,查詢成績261分……
  據蘇先生介紹,4名放榜成績與考後估分相差懸殊的考生中,三人通過各自的私人關係或者正規維權途徑,看到了自己的答題卡。他們均稱,被認定為高考成績的答題卡,與他們在考場上填寫的答題卡不同。
  高考成績放榜後,蘇先生最先在自己的博客上曝出自己的維權經歷。隨後,其他3名考生的家人與之聯繫。4名本不相識的家長因為孩子的類似經歷相識,開始網絡發帖實名舉報。
  在瞭解了其餘三個人的遭遇後,7月22日,蘇先生在自己的博客中發佈了一篇萬字長文,詳述4人的遭遇。8月5日,有自媒體平臺與他取得聯繫,徵得他同意後,將這篇萬字長文編成精簡版,併發在微信公號“波動財經”上。

 “答題卡上的作文不是我寫的”

  8月6日下午,蘇先生向新京報記者展示了蓋有女兒學校教務處公章的成績單。成績單顯示,高二下學期以來,蘇先生的女兒在該校階段考試中排名年級前300名。
  蘇先生說,作為鄭州知名高中,“進入鄭州一中,就等於半隻腳邁進了重點大學的門。考出這樣的成績,不光我們感覺詫異,老師都不敢相信。”
  一名在鄭州為蘇先生女兒陪讀的親友告訴新京報記者,她在電話裏向女孩的班主任報告了高考成績,聽到她的分數後“(老師)吃驚得手機都掉了”。
  蘇先生介紹,6月26日,他在河南省招生辦公室看到了女兒名下的語文答題卡和部分作文片段,並拍下照片發給女兒。“(女兒說)考號中的1、2、3、5幾個數字不是她寫的。”
  女兒還告訴他,高考時,自己寫的作文題目是《不負時光,不負年少-致2035的你們》。但他在河南省招辦查到的語文答題卡上,女兒的作文題目變成了《富強中國,不負年少》。
  “我現在就建議相關部門調查我女兒的作文在誰名下,在誰名下誰就有問題。”蘇先生說,他已經讓女兒默寫了當時作文的內容,並提交給調查此事的機關。“一方面鑑定筆跡,一方面查我女兒作文的去向。”
  蘇先生提供給新京報記者的一段通話錄音中,一名河南省紀委監委駐河南省教育廳紀監組的工作人員稱,已委託公安部門對其女兒的筆跡進行鑑定。

答題卡存多處修改痕跡,同一場考試筆跡不一

  8月6日晚,來自商丘永城的盧女士向新京報記者出示了4份寫有女兒名字的試卷照片。照片中,不僅姓名、考生號上留有修改痕跡,答題卡第一頁右上方的條形碼也不一致,4張答題卡上的二維碼呈現出3種不同圖案。
  為此新京報記者諮詢了多名有高考閱卷經驗的高中教師。他們均稱“同一個考生的二維碼應是一樣的。”
  此外,4份試卷的考生號均不相同:理綜“184����158236”,英語“184����458230”,數學“184����82153436”,語文 “184����1153230”。其中僅語文卷的考生號正確。
  照片還顯示,在英語答題卡上,盧女士女兒名字中的“淇”先是被寫成了“琪”,之後又被修改成了“淇”;理綜答題卡上,條形碼上方的數字被人用黑色水筆塗改;語文答題卡上,座位號先是被寫成了“05”,之後被改成了“06”。但盧女士稱,這些塗改均“不是女兒弄的”。
  新京報記者對比數學試卷與答題卡發現,二者的書寫筆跡粗細不一致。“考試都是官方統一發的答題工具,怎麼可能在同一門的試卷上出現兩種粗細不同的筆跡?”盧女士說,即便以上的塗改、考號寫錯都是女兒故意為之,“不同筆跡這個事情怎麼解釋?
  盧女士介紹,女兒在商丘第二高級中學就讀,“但學籍是永城市實驗高中的”。她說,女兒平時的成績都在550分左右,但最終的高考成績只有243分。“語文97,數學32,外語50,理綜64。”
  盧女士和丈夫是在6月25日凌晨3點左右查到女兒高考分數的。看到分數如此之低後,她徹夜未眠。當天凌晨5點多,盧女士叫醒了女兒,想問問她到底怎麼回事。但女兒想了半天,自己也弄不清到底哪裏出了問題。6月25日當天,盧女士詢問了女兒的老師、在教育系統工作的家人,大家都猜想是不是答題卡塗錯了。“但後來我想了想不可能,一門塗錯可能,不可能門門都塗錯吧!”盧女士說。
  6月26日,盧女士在永城市教育局招生辦看到了女兒高考試卷的答題卡部分,發現條形碼的問題後立即報警,還撥打了當地的市長熱線。“6月27號,我帶着女兒一起見到了高考試卷,她一看就說那不是自己的東西。”
  想起最近的維權經歷,盧女士很矛盾。“不知道能不能有個結果,孩子已經決定去復讀了,最擔心維權影響到她。”

  官方通報稱紀檢監察部門已介入調查

  8月6日下午,新京報記者致電河南省教育廳基教一處詢問此事進展,該處工作人員表示,相關情況需要向省教育廳新聞辦瞭解。隨後,記者分別撥打了新聞辦的辦公電話和負責人電話,均無人接聽。
  在與周口、信陽、洛陽、鄭州招生辦公室工作人員的溝通中,他們均表示目前尚未聽說過“試卷調包”的情況。其中,周口和信陽市高招辦的工作人員表示,所有被複核的試卷在複覈後都沒有發現評分存在任何問題。
  針對周口市學生家長蘇先生所提出的“試卷筆跡並非自己孩子筆跡”的情況,周口市高招辦的李姓工作人員表示:“不可能出現這種情況。每張試卷都有獨一無二的二維碼,二維碼不可能識別錯誤也不可能被摘下來重新張貼。”上述工作人員還表示,自己從事高考招生工作10年,從未聽說過“試卷調包”的情況。
  8月6日晚8時許,河南省教育廳針對此事發佈情況說明。說明稱,高考工作事關千家萬戶,事關羣衆切身利益,社會關注度高。今年我省高考工作,各級黨委政府高度重視,紀檢監察部門全程嚴格監督,宣傳、公安、工信、保密等部門齊抓共管,教育、招生部門精心組織,在考試、評卷、錄取等各個環節嚴格按照國家法規、政策和程序進行,確保高考安全與公平。目前,錄取工作正在有序開展。近日,網上反映:“個別考生家長質疑考生高考答題卡被調包”。對此,為維護高考工作的嚴肅性,紀檢監察部門正在依法依規進行調查。調查結果將及時向社會公佈,接受廣大人民羣衆監督,維護高考公平公正,維護高考良好聲譽。
Copyright © 2002-2013 Chinese Seattle New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