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要聞 | 華州點滴 | 僑社新聞 | 財經 | 美國新聞 | 臺灣新聞 | 香港新聞 | 中國新聞 | 綜合新聞 | 華州郵報
醫藥 | 女性新知 | 資訊科技 | 運動新聞 | 文艺副刊 | 生活時尚 | 綜合娛樂 | 工商消息 | 西雅圖新聞報系簡介與聯繫方式
涉黑的“愛心媽媽”是誰吹大的泡沫
(光明網)5月4日,河北省武安市官方發佈了一條消息稱:多部門聯合執法,對該市李利娟創辦的民建福利愛心村依法予以取締,武安市行政審批局也撤銷了該福利愛心村的民辦非企業單位登記證書。消息一出,輿論譁然。這位曾蜚聲全國的“愛心媽媽”,2006年還被評為感動河北人物,傳奇故事可以說是三天三夜也說不完。
而二十多年過去,“愛心媽媽”這塊美顏度超高的畫皮,終究是支離破碎、黯然褪色了。這次,既不是江湖傳聞,亦不是村民指認,官方通報的信息說明兩個問題:第一,其所創辦的福利愛心村恐怕徒有虛名;第二,其本人還涉嫌擾亂社會秩序、敲詐勒索等違法犯罪行為,被公安機關依法實施刑事拘留。
消息甫一爆出,有人唏噓,有人歡呼,亦有人恐慌。唏噓窺探的是世道人心;歡呼擊掌的是正義得彰;至於恐慌的,恐怕是給李利娟塗脂抹粉、甚至創作劇本的那些荒蠻力量。
二十多年來,說李利娟成妖成魔,不夠辯證。1996年,在她開始收養第一個孤兒時,固然初心可嘉、善舉可鑑,但“愛心媽媽”這個稱號逐漸有變味的走向。據官方提供的數據:經初步調查,李利娟在武安有多處房產,在邯鄲也有房產,平時不在“愛心村”居住,名下有路虎、奔馳等豪車。不僅如此,經公安部門初步查明,李利娟名下存款有2000多萬元,美金2萬元。
一個不拿薪水的“愛心媽媽”,蟄居鄉野而無私奉獻,要解釋清爽這些豪宅名車與鉅額資產,難度係數實在有點高。
眼下來看,梳理李利娟的問題,不說罄竹難書,但罪案累累是篤實的:比如32名號稱來自李利娟愛心村的“孤兒”學生,實際上都有父母或法定監護人;比如李利娟一直拒絕依法與民政部門合辦福利機構,不僅如此,安全檢查進不了門,公安機關採不了血,甚至其對消防整改通知書也拒籤;再比如,僅2017年,李利娟就通過當地民政部門,領取低保金、房租取暖費、房屋修繕費等共計127萬多元……眼看多年來,“愛心村”成了“獨立王國”——誰也管不了,錢還不能少。
作奸犯科的,終罪得其咎。但問題是,一個農村婦女,竟然在20多年間構建起一個超然於法治之外的荒誕王國,這是她一個人所能做到的麼?按照民政部門的規定,社會福利機構必須合辦且要年審,而李利娟完全不買地方民政部門的賬。且不說相關部門咽不咽得下這口氣,一直到2017年,其仍然不折不扣地給“愛心村”發補貼,這背後究竟是怎樣的行政邏輯?
權力失控,驕矜乖戾。可李利娟並非權力掌控者,卻在經濟社會的版圖上演出了諸般鬧劇、醜劇,只能說,地方權力生態與公共治理出了問題。這問題,不僅綿延若干年,可能還關涉諸多部門。換言之,有多少人被李利娟矇騙或欺負,就必然有多麼龐大的黑惡之力在背後為其撐腰。慈善機構的問題,行政機關管不了;涉嫌犯罪的問題,司法機關管不好。這究竟是李利娟之“幸運”還是更多人的不幸?
“愛心媽媽”卸妝了,猙獰醜陋的面目現出來了。現在更要追問的是:究竟哪些人、哪些力量,助長並支撐了李利娟和她“獨立王國”的囂張氣焰?它們存在哪些明晃晃的失職瀆職行為,又在背後進行着怎樣的利益勾兌?即便這些問題屬於杞人之憂,地方權力部門仍有必要談談:面對李利娟,他們忌憚的究竟是什麼?他們維護的又是什麼?
潮退了,裸泳者現;劇散了,導演會出來謝幕嗎?轟然倒下的人設,是李利娟的人生謝幕,也應是醜劇起底的開端。
Copyright © 2002-2013 Chinese Seattle News. All rights reserved.